【all叶】【古风】晚来天欲雪

乱世梗,历史背景参照战国与五代十国。

只是个梗,没有正文。

大概是隐晦的暧昧向。

连设定都没做好的人就刷出来真的好意思吗,,

我是立志要在暑假日更的人【干巴爹!】

——————————-————

序回、城破

叶修撑伞走上嘉世城头时,正下着纷纷扬扬的雪。远处的萧山连绵起伏,隐没在白色雪雾中。

陶轩端坐于城楼之上,静默得像一尊石塑。黑色的大麾铺在城墙的青砖上,又被雪密密地覆了一层,隐约透出的金线滚边彰显出面前之人身份的不同寻常。感受到额前落雪的停滞,他微微扬起头,睫端带着颤抖的、将化未化的雪片:“你来了。”声音显得嘶哑而苍凉。

叶修躬身,伞斜向陶轩一方。“我回来了。”他说着,眼却望向远山的迷蒙。

“我回来了。”

一年前他被嘉世放逐,大雪纷飞的日子里陶轩立于城楼中心,看着他赤足白衣渐隐于野,只擎了一把未撑开的赤伞。一年后他撑伞俯视嘉世国主,俯视这一片惨白的都城——那个凭一己之力将嘉世送上霸主宝座,曾以一杆却邪立于九州之巅,成就斗神之名的男人——他缔造了一个王朝,又亲手将其毁灭。

“你要的东西在原来的地方,你自去取罢,”再次开口,陶轩的声音平和而又安宁,“我也累了。”

“好一座空城。”叶修并没有去接他的话,自顾自地望着城下。嘉世的诸将皆已散尽,名副其实的一座空城。风卷着雪片,城头的旗猎猎地响。

“是啊。”陶轩笑了,“留我一条最轻贱的命。”

“你怎么知道我要什么。”

“你又何必问。”

在叶修踏下城楼的那一刻,他听到陶轩的声音响起在身后。那是你的命。

那是你的命。

他听见风雪中的低吟,伴随着旗子猎猎的咆哮,而他没有回头。

他踏下了城楼。

——————————————

“叶修,我就知道你能回来。”黄少天勒马过来,“这次我和喻相排除万难过来助你一臂之力,是不想看着嘉世陷你于不义,你须谨记蓝雨之惠;兴欣又是有旧陈国的血脉,吾王欲与兴欣修为邻好,有道是远交近攻……诶不对……”

“少天,谨言。”

“说人话。”

两位相国同时开口。

“叶修好久不见了啊我就知道你是能成大事的人居然连嘉世都能推翻了照我说你赶快把那劳什子结盟文书给签了我们痛痛快快地再来战几场啊!听说嘉世收了你的却邪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胜得过我!”

黄少天从马背上跃下的瞬间剑已出鞘,冰雨的寒光直扫向叶修。

“少天,不得无礼。”喻文州却是不及出手阻拦,只见叶修轻描淡写地侧身微避,接着手中赤伞已收束横挡,反手直刺向前,顷刻间只闻着铿锵的金铁交鸣之声。

“慢了。”

伞尖自黄少天颈前轻轻擦过,再回转撑开时叶修发上竟还没落上一枚雪片。

“吾今为兴欣相国,任政相民,以兴王道,明礼义,断权衡,岂与质鄙同列,山野通俗?黄将军且好自为之。”

叶修躬身一拜,翩然而去。

————————————————

当苏沐秋牵着尚不谙事的幼妹,跟随衣衫褴褛的流民们向北奔行时,他曾回首,遥望大火中摇曳的王城。

“沐橙,”他缓缓停下前行的脚步,逆着人流长久伫立,小小的女孩只得贴住哥哥的腿脚防止自己被挤到。“沐橙啊。”

“你还记得荣王城吗?那个我们刚刚回来的,很大很繁华的都城。”

他将懵懂无助的幼妹护在身前,柔声低语。

“我想看一看,它烧起来的样子,有没有我们的王城漂亮。”

“我想看一看啊。”

国破家亡在苏沐秋心中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茁壮成长。而在他枝繁叶茂的季节里,他遇到了叶修。才略,力量,身世,以及年轻人所特有的睥睨天下的豪情——那是苏沐秋最需要的,最趁手的一枚棋子。

他花了近三年时间,悉心磨砺,将那把直愣愣明晃晃的利刃,隐去锋锐,淬上剧毒,磨出血槽,将其真正变成弑人的一把绝世凶刀。连他自己也握不住。

他也从未想握住叶修这把凶刀。他用自己做了一只刀鞘,掩去叶修的煞气,藏之名山,直到一朝天变,风起云涌,乱世中亟需一个叱咤的英豪。

是出世之时。

那日两人对弈六博,叶修棋势凌厉,大开大阖,弃一散卒而成大胜。“看见没,”叶修得意洋洋地向他夸耀,“欲有活者,须得先死。”

须得先死。

苏沐秋笑了,端方直坐,把自己的枭子中规中矩地落在死地。

“那我便且一死,也好。”

【一个人一生的性格、行为、习惯、思维方式的形成,需要多久?

可能,也不过三年。

一个人命运的改变,又需要多久?

可能,也不过一瞬。】

————————————————

兴欣的攻势迅猛而不凌厉,急促而不慌乱,大量兵马流动着,如漩涡般将整支微草裹了进去。

不是寻常的打法。王杰希逆着阳光,微微眯起了眼睛。兵力相若时主动将己方军队分散无疑是会使自己处于劣势,但他现在面对的是叶修,那个在战场上几乎无所不能的战神,无数兵书真言在他面前都付为笑谈。战阵在高速地旋转着,刺目的日光使王杰希有些晕眩。他想起昨夜卜筮倒转的龟甲。

大凶。

确是大凶。

当王杰希再一次看到叶修时,他正端坐在马背之上,周围只余十几亲兵守卫,与身后鲜红的帅旗飒飒飞扬。不见千机伞,不见兴欣的一员大将。

他赫然一惊,顾视四下,方觉自己也是一般境地。叶修的战略意图如猛兽一般在洪流下蛰伏,而今终于抬头。

他主动分散人手,孤立了王杰希。

而如今被叶修拎在手上的,是一把长弓,三支羽箭搭在弦上,箭尖在日光下反射着寒光。

“柳非!”王杰希再也顾不得其他,用苗语朝身后急急呼道。矫健的女弓手一直在后方支援整个战场只是收效甚微,此时听到主帅发话不由得精神一振,连忙回应。

但她无法理解王杰希的意图。王杰希要求她远距离攻击对方主将,但无论是距离还是之间障碍物的阻隔都使这一击构不成任何意义上的威胁。但她的天性是服从。王杰希几乎在嘶吼着对方的名字:“叶修!”

于是她拈弓拉箭,一声弦响。

那一声吼叫叶修自然也听得到,也听得明白。就仿佛这一声呐喊使他一瞬间有了目标,箭锋直指,三支长箭宛如流星赶月,高高划过云霄。

王杰希一直在死死地盯着叶修,但一切躲避都是徒劳,那一刻世界的运转变得缓慢,隔着无数血肉刀光他捕捉到了叶修开阖的唇语。

他对她微笑,那是无声的呐喊,荣耀。

荣耀天下。

第一支箭击中甲胄,金铁轰鸣,失落身形;第二支箭撕裂衣衫,贯穿骨肉,砰然飞溅;第三支箭高高跃起,笔直地飞跃千军万马,击中了微草巍然矗立的旗杆。

三支长箭,两声呐喊,一人成活。

天已将晚,风声依旧,卷过血腥。

————————————————

你看我多么勤奋!!【拍死】

再次声明只有脑洞没有正文。

给了大眼一个苗疆设定,,真的好爱好爱大眼啊好想好想刷王叶啊【打滚】

困死我了打手稿真不是个人干的活,,,

评论(5)
热度(33)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