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年久失修 01 上


江湖武侠设定。

大概是每篇一个cp?(如果能有第二篇的话,,)

此篇主王叶。蹭个all叶tag,,,

据基友说我的文风是文艺小清新,,

——————————————

当嘉世庄主叶秋练功走火入魔、卸位失踪的消息传来,王杰希手上一个没注意,捧着的上好细白瓷茶碗就直直地跌了下去,咕噜噜在地上转了两转,在桌脚上撞得粉碎。

伏在堂下的小厮战战兢兢地应到:“这也都是那嘉世外庄放出来的消息,算不得数的......听说内庄里已急调了名年轻才俊去顶那庄主位置,看样子倒像早有布置......”

“那斗神的位置,也是说接便能接的?”

王杰希打断了他的话,口气里听不出情绪。

“名号而已,这江湖上的事您又不是不明白,再说那斗神也就前几年的威风,这几年长江后浪一波波的早压上来了,这不是连带着嘉世都日渐衰微了吗?那年轻俊杰您也知道,孙翔孙少侠,可是年轻又为,也不逊于当年的斗神风采啊。”

“那照你这么说,我这微草山庄庄主,也不过名号罢了?我倒愿让贤与你,你肯接吗?”

王杰希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碗盖,早有乔一帆在旁恭恭敬敬地又奉上了杯茶,紫陶的盖碗,他却也不接,任小徒弟在那里立着。

那小厮心知说错了话,吓得哆哆嗦嗦,大气不敢出一下。

“滚吧。”良久,王杰希将手中白瓷抛出,算是和那茶碗碎在了一处,白雪晶莹。

小厮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下去了。

王杰希伸手取过了乔一帆手中茶碗,掀开来只见茶色酽酽,却并不沾口。“那一只呢?”他记得那白瓷茶碗是一对的,虽非出自名家之手,但胜在细腻精巧,碗内绘一丛翠竹,倾入茶汤便见竹叶摇曳如风吹碧浪,颇为新奇,倒是甚得他意。

“那只早已碎了,”乔一帆恭声应到,“您大概不记得了,上次叶庄主来,不留神就给砸了。”

他记起来了。哪里有什么不留神,像他们这种级别,保个杯子还不是像吹口气儿。分明是那人见他喜爱,有意往他心里添堵呢。

这便是叶修。

“算了,”他手指向下一点,“埋了去吧。”

乔一帆一怔,却也领命而去。

上次见叶修时,他对外还是嘉世体体面面的内庄庄主,只是功力消退却是瞒不得人,只说是抱恙不便见人,明眼人都知道已经被架空了大半。叶修看起来却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日子照旧懒懒散散地过着。

他们完事之后,叶修窝在床上指使王杰希去熬药。他睡前还泡了药浴,说是嘉世替他讨的方子,来固本静心,早日回复。他听了一愣,想着刚刚嗅出的辣气,却也缄口不言。

“你说我这整天都快泡在药罐子里了,”叶修向他抱怨,捧着一碗酽黑的药汁不肯入口,“还这么苦......诶王杰希你熬的这是什么?味不对。”

“我加了甘草。少些不影响药效,味道也好些。方子我给你改了改,以后就按这个喝。”

叶修自然眉开眼笑,乖乖将一碗都喝了下去。

王杰希看着他,久未出声。

现在想来,怕是嘉世一早便打算着另觅贤主了吧?说是静心凝神的药,暗地里却掺着亢奋精神的强心药材,到关键时候走火入魔也不稀奇。只是像叶修这样的人精,还能真毫无防备,由着人家暗害?

他是有心无力,还是顺水推舟?还有那方子——每每想到此处,王杰希的手便不自觉攥得发白。

他改过方子,但叶修不知道他改了什么。

微草原是由苗疆迁入中原的,这在武林里都算不得隐秘。而一众异邦人能在排外的中原人中稳稳立足,得益于其对珍奇药材的控制。从祖辈到如今的王杰希已是正宗的中原人,微草逐步收购着各州郡出名的药庄,渐渐做大,几已控制整个王朝的生死命脉。且苗疆一脉功法奇谲诡异,甚至曾在豪杰辈出的武林荣耀盟会上一举夺魁,实力自不消讲,也算是中原一霸。

只是根本讲来,还是立锥于药园子。

近日王杰希心情不算太好。听说山下的药园屡屡失窃,虽然也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但每日都有药农上山来报,着实使人生厌。他决定下山一趟,也算散心。

暮春里刚刚下了一场密雨,空气中还带着些新鲜的湿气。药园从山腰长长地蔓延到山脚,翠意盎然,使他脸色稍霁。

然后他在山色起伏中,捕捉到一抹绝不属于微草人的白色衣襟,撑一把赤伞,立在那边的田里。

他心下一惊,已急奔而去。

在田埂上他略一驻足,腰间的银链却先一步疾飞出,直逼那人。

甫一交手他便心中了然,银链一触即退。

那边赤伞飘然上扬,露出白衣青丝,唇角轻启。

叶修。

好久不见,王杰希。

那片田里密密麻麻地种满了婆婆丁,正是季节里,风吹过满天满目都是白绒绒的细丝纷纷扬扬。

王杰希觉得,自己被那一阵风迷了眼睛。

叶修被安置在了王杰希住的高脚竹楼,四周山水环绕,不远处的瀑布轰鸣澎湃。

你也不嫌烦。叶修说他。他并不像嘉世宣称的自走火入魔便失踪不见,事实是嘉世诱他运功出岔又贪他文韬妄想囚禁他,被苏沐橙暗暗放了出来,如今正在逐渐恢复。他此行实际是来讨药,懒得破解微草山外的重重禁守,才想着法子引王杰希出山。

“我刚从张新杰那里讨了方子来,”他凑过来说,“将就着给点呗王庄主,咱穷得都揭不开锅了。”

这便是叶修。

江湖传言没人见过叶修真容,只道这斗神睥睨天下,无人敢压其锋。而实际这人不过是懒得露面交际,武艺当然是数一数二,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处处招惹是非,简直如街头市井的无赖流氓一般。熟识他的众人对他都算得上是又爱又恨又嫉又敬。

王杰希替他抓了药,等晚饭过了煎与他喝。叶修半仰在雕花的黄梨木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闲扯,顾左右就是不肯好好喝药,好容易才让他灌下去小半碗。张新杰开的方子倒也是中规中矩的,想来没存着落井下石的心思。

“我说,”叶修隔着蒸腾的药气开口,“我好歹也喝了这么些药了,也算通得些岐黄,怎么着每次你给我熬的药味都不一样?不是克扣材料了吧王庄主?”

王杰希伸向桌上茶碗的手在半空停住,顿了两顿,最终放了下来。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古井无波,“你倒说说,少了哪一味?”

“我想想,”叶修眯起眼睛,“大约是洋地黄,嗯?”声线还是原本的慵懒散漫。

他相貌本生得不甚出奇,但偏有一股无以言说的气蕴在眉目间,举手投足都恍若牵动了人的全部精神,这一瞥更像含了十足十的意味在里面——王杰希又偏巧需要一个台阶。

他站起身,俯视着叶修,“那你可品出,我多添的一味?”

叶修一愣,显然没想到王杰希如此坦诚。“什么?”

“玉果。”这一句是贴着他的耳廓吐出的,王杰希直接扛了他,一把丢在一旁的锦床上。

叶修心知不好。玉果乃是苗疆特产圣品,有强烈致幻催情之效,此言一出他自是明白了王杰希的打算。只是他也没表现出太强的抗拒意味,干脆顺势软软地瘫在了床上。

他如今大伤初愈,论元气回复了三分也无,又如何是王杰希的对手,加之刚刚王杰希抱他过来时不动声色的将一缕气传进了他体内,彻底引燃了那玉果的药效,此刻幻觉已渐次浮现。王杰希只见他唇齿微启目间无神,似是陷入了一片空茫之中。

他直接将自己的唇舌贴了上去,温柔吮吸搅动。幻觉里叶修反而乖巧得紧,主动顺应着他的动作纠缠环绕,津液咂嗒,啧啧
有声。这一吻漫长得几乎出乎了他的意料。

“看见什么了?”王杰希嘶哑着嗓音问道。他的手正沿着叶修的衣襟向下细细摸索。

叶修本就心智坚毅,王杰希又有分寸,不过只添了一抖手腕的药粉,在听见王杰希发问时就挣扎了出来,却也不实话应答,笑嘻嘻地回道,“看见我今年参与那武林的荣耀盟会,夺了魁首啊——怎么大眼,愿不愿意把我捧上去?”

微草庄主王杰希生来相貌奇特,有一眼颇大,这在江湖人中也不算什么秘辛——只是敢当面称他一声大眼,又有那闲情逸致来如此称他的人,想来也不过眼前此人。王杰希抬头便见他眼神清明,知他已回过神了在胡说八道,也跟着他故弄玄虚,“那也得你回得来啊,斗神。”他的气息喷在叶修脸颊,温热湿厚,“你如今无势无财,武艺又废了七分,却要如何回来?”

斗神丝毫不以为意,偏头蹭他的鼻尖,那眼神清清楚楚地摆着——不过是回来。

是啊,不过是回来,这常人看来诡谲莫测的江湖之事,于他不过转眼谈笑。

回来吧,叶修。

他就着心里一股发狠的劲,狠狠地吻住,勒紧,啃咬冲撞间似乎带了血气。

尽管你只会将一顷浊水搅得更浑,而没有你的死水又有何生趣。

他若站在高处他也甘心仰望,他若跌下神坛他便将他捧起——

只要你肯回来,叶修。

TBC
—————————————————

本来想码肉不知道怎么着就煽情起来了,,

总感觉这里应该断一下就发上来了。

最近被卖了王叶的安利喔喔喔大眼我爱你爱的深沉~~

以及大概可以加个小标题【作者不填坑只挖坑恶意卡文】,,

作死作得已经习惯了,,

评论(3)
热度(67)
  1. 君十二Easta_Lee 转载了此文字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