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苏】花重锦官城

只有梗,非正文。

民国poro。

舞场皇后楚云秀x大家闺秀苏沐橙。

本来有一段初次相遇来着但是我手一抖给删了,,实在不想再打一遍了,,我是要有多蠢,,

凑活着看吧。

“你,你好,我叫苏沐橙。”苏沐橙有些拘谨地伸出手来。叶修替她约了与楚云秀见一面,将她带到了咖啡馆便径自走了,余她与楚云秀面对面,气氛倒像是来相亲了。她今日出门前精心打扮了自己,特意卷了头发,上了层薄粉,这是平日里决不会有的行为。衣服选了件白底淡青碎花的洋裙,下摆蓬开,再搭一件白色绫纱披肩,显得端庄贤淑,温婉中又透些微妩媚。

但这一切在楚云秀面前依然黯然失色。看得出楚云秀并没有刻意打扮的意思,与那日相同的发型妆容,卷发盘在耳后,露出圆润莹然一段耳廓,缀着通透晶莹一粒紫晶。锦缎旗袍剪裁得正和身段,黑底上攀一只金红凤凰展翼欲啼,下端烧成一片猎猎火焰,裹住优雅交叠的双腿,有种低调的美艳张扬。

“你好,楚云秀。”她微微一笑,是种久经风月场的、不动声色便轻易勾魂夺魄的神色。苏沐橙隔着咖啡桌与她握手,一触即离,收回时指尖惹了淡淡的香烟气。

如烟如露。

苏沐橙心中如是说。

“沐橙。”楚云秀从车上向她招手,面上含笑。她今日是难得的素色打扮,浅青色的旗袍上微微透出烟雨朦胧的江南,一条靛色的披肩搭在肘弯,玉手按在白梅绣花的口金坤包上,翠色的镯子在腕间摇晃。

“云秀姐。”苏沐橙也上了车,亲昵地贴上去,挽住她的手臂,“云秀姐你今天怎么得空来看我了?”

“谁来看你。”楚云秀笑着嗔她,指尖点在她眉心,“我是做弥撒去了,顺便来看上一看。叫什么云秀姐,显得我都老了。”

“云秀——”苏沐橙故意拖长了音调,声音甜腻腻的。

“行了吧你。他们跟我说今日布装新来了批好料子,陪我去挑挑怎么样?也给你自己做件,女孩子活泼,太素了反而不好。”

苏沐橙现在汹涌的人潮中不知所措。她第一次进入如此场合,第一次穿着如此鲜艳明丽的服饰,连手也不知放在何处。这身是楚云秀替她做的,选了上好的纱缎,艳橙的颜色摇曳开来,反而像是要绊倒她。舞厅里大多成双成对,只她一个被裹挟着,不知要卷入何处去。

“小姐,来跳舞吗?”一只手轻佻地搭上了她的腰,苏沐橙一惊,但听到声音便松了口气。转身见楚云秀一身男装打扮,发全盘在头顶以礼帽遮掩,大约是鞋子垫高了竟比穿着高跟鞋的她还高上几分,西装尺寸合身帖服,样貌清秀中有刚毅,全然一副翩翩绅士的模样。她也就顺势倚过去,笑道:“舞自然是要跳的,只是我却一窍不通,如何是好?”

“那我便教啊。”楚云秀一只手扶在苏沐橙腰上,另一只与她的手十指相扣,已然带着她转入了舞池之中。苏沐橙当然学过西洋舞,刚刚只是调笑之语,现在也跟着楚云秀一板一眼地旋转起来,裙角飞扬。

“不错嘛。”楚云秀侧着头在她耳边低语,呼出的气息带着烟草气味拂过她的脸颊。她们像一对真正的年轻男女舞伴在舞池中翩翩起舞,拥抱,脸颊相贴,以及,亲吻。

转出灯光下那一刻楚云秀吻住了她的唇。

苏沐橙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妥当,她只是静静的仰望着面前清秀的脸庞,像是要将其镌刻成像。

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奔跑在硝烟弥漫的巷子里,炮火的轰鸣似乎炸在了心里,惹出一阵阵心悸。高跟鞋早被甩掉在一旁,楚云秀紧紧攥着苏沐橙的手,生怕她一下忍痛不住落在后面。尽管明白现在迈出的每一步对她来说都不啻于踩着刀锋,她依然硬起心肠,甚至不曾放缓一步。

苏沐橙此时痛到冷汗直窜上脊梁,但她咬了牙,硬是一声不坑地跟上了楚云秀的大步流星,迈过尘泥废墟,迈向尽头。

“沐橙,沐橙你坚持住,很快就到教堂了,”楚云秀的声音越来越低,嘴唇颤抖着与其实在安慰苏沐橙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到了教堂就安全了,我们可以进防空洞,张新杰留过洋学了三年西医可以替你包扎,一切都没事的,沐橙你以后还可以继续跳舞,没事的......”她渐渐语无伦次。

跳不跳舞又有什么关系呢。苏沐橙此时竟然还能分心出来想别的。她被楚云秀扯着,在后方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

你才是那位皇后,最耀眼的人。

我只要安安心心地坐在角落里,看着你,也就够了。

叶修急急火火地冲进后院时苏沐橙正在张佳乐的帮助下做着复健,弹片被取出来后她恢复得很好,现在已经可以一瘸一拐地勉强行走一段了。叶修一进来就四处嚷嚷着找张新杰,苏沐橙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他如此焦躁的模样了。

“怎么了?”张新杰从屋里转出来,手里的书还没放下。

“韩文清走的时候,是不是给你留下了联系方式?”叶修直截了当地问。

张新杰的脸色当即便黑了下来,几乎就要立刻走人,“他走和我什么关系。”

“都多少年的事了你还耿耿于怀,现在事情紧急,先把你那一套收起来。”叶修脸色冷峻,“云秀那里出事了,有个外国姥的姨太太去烟雨挑场子,就在今天晚上,我们这边得找个人压阵。”

之后他还说了什么苏沐橙没有听见。她刚刚听了第一句就脚下一软,伤口灼烧一般地疼起来,直接磕在花坛边沿,失了意识。

张新杰早跟着韩文清过去了,兴 欣的人过来接张佳乐帮忙的时候已然天黑,雨水织成烟幕。

乔一帆是最后一个踏出教堂大门的,苏沐橙在后面叫住了他,“小乔。”她没有再多说什么。

“抱歉,大小姐,”乔一帆不敢看她的眼神,“叶少说您行动不便,此次又是凶险,您......”

“我知道了。”

苏沐橙低着头,等他关上了大门。

雨天本来就很少又黄包车还在跑的,她在雨了跌跌撞撞地走了一段,几次都差点跌进水洼里。

一辆车开着晕黄的灯光驶了过来,在她身边稳稳停下。苏沐橙一愣,就看见车窗摇下,开车的居然是莫凡。

“不能去。”莫凡想了想,又补充,“命令。”

果然是叶修的命令吗?苏沐橙苦笑。她就知道像他那样心思缜密的人怎么会给她可乘之机。她腿一软,险些坐在了街道上。

幸而莫凡及时拉住了她。他看着一脸疲态的苏沐橙,良久才问道,“你真的,想去吗?”

不能进场,没有座位,甚至被雨淋着。这是莫凡在路上对苏沐橙说的。

他们现在正在烟雨厅招牌后的房顶上攀爬,莫凡硬是将苏沐橙送上了屋檐。顶上物品零件杂乱,莫凡说的是一处建材堆积的缝隙,刚好在烟雨厅屋顶圆窗的边沿,容两个人却是稍微挤了些。莫凡本来就是伏击的天才,大约是他原来做任务的位置。

苏沐橙伏在彩色圆窗上向下俯瞰。她将眼睛贴在了一块暗红色的玻璃上,于是她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红,看不见下方舞池中的楚云秀脸庞面容,只见她在中央旋转,张扬的裙摆层层绽开,像鲜红怒放,国色天香。

那是只属于一个人的舞台。

苏沐橙贪婪地看着,看着着属于她的爱人,她的女王。

恍惚间四周潮湿的气息让她想起两人初遇,雨中的惊鸿一瞥,黑色的旗袍上开出层层叠叠的金红牡丹,美艳、经历、所向披靡。

她想起了半截诗,尽管不甚合意:

野径云具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

其实就是想刷穿旗袍的云秀!想看云秀妩媚的样子啊嗷!想看云秀喷乖乖女沐橙一脸烟啊!!

其实觉得军阀老韩和神父张新杰也很带感啊!基督教不都是反同么所以张大大纠结了啊,,

真的只有梗,大概不会扩写了,,主要是lo主比较懒,,

评论(3)
热度(20)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