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叶】浮光 中

存稿发一下证明我没偷懒。

其实这些一个星期前就码好了QAQ

感谢看文的小伙伴们,,我觉得你们看了下就会理解这文的坑度了,,,

依然是ooc预警。

狗血预警。

—————————————————

又到了改善伙食的时候。黄少天辛辛苦苦地去河边摸鱼,半路上远远看见了嘉世的旗帜一片密密麻麻,急速移动。他一个踉跄,差点被脚下的树藤绊倒。

虽然没有明说,但对于嘉世与叶修的关系他早就心知肚明。如今嘉世终于撕破了脸皮,看样子是不惜一切要取叶修性命,若是拼起命来他自己说不定都难全身而退——他急急地向回奔去,跟时间讨生处。

然而越是靠近越觉得不对;丛林里明明有两派人马激烈交手,另一方旗帜鲜红,是他所不认识的生面孔。他心脏跳动趋缓,大脑得以开始转动。

终于他看到了叶修。侧坐在一匹雪白的独角兽上,松松垮垮地裹了一件镶银边的披风,懒散而目光敏锐锋利。他的身旁簇拥着一群人,有些是他熟识的比如联盟第一重炮苏沐橙,他的恩师魏琛,昔日的第一盗贼方锐;有的他见所未见。他看着叶修轻描淡写间挥斥方遒,将嘉世一点点比上死路。

那才是他记忆中的斗神叶修,永远战无不胜,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那么强烈的光,灼灼闪耀,刺痛了他的眼。

黄少天没有靠近战圈。

他是谁啊,黄少天啊,剑圣,荣耀中有名的机会主义者啊,永远隐藏游走在暗处等待时机一击必杀。他还手无缚鸡之力时就能跟着斗神三天不被察觉,现在的他想悄悄离开还用得着费吹灰之力。

他只是一步三回头,期盼着有那么一下能撞上一双带笑的眼睛。

而叶修面对着他的战场,始终不曾回头。


联盟里的消息传来,嘉世经理人勾结深渊恶魔,已被前斗神清剿。又有叶秋更名叶修,建立了新的佣兵团,显然磨刀霍霍向着新一年的猎魔战。

黄少天左思右想,终于忍不住向喻文州告了个假,拎着最近逮着的一只珍惜的线龙幼龙就奔向了新兴欣的驻地。一路上他构想了无数个相见的场景:叶修你太不仗义了这么大的事儿居然不跟我说一声奴役我这么久要赔啊!什么你问我那天去哪里了哈哈哈本剑圣怎么可能临阵潜逃呢还不是给你一个耍帅的机会快来感谢我啊说谢谢就把这个送给你......吧啦吧啦。

他想到了一千种一万种的久别重逢,到了兴欣门口就特别豪气干云地吼了一句“叶修出来跟我pk!”

糟了,一不小心就习惯性地脱口而出了。

正胡思乱想着叶修还真出来了,看样子刚从格斗场里出来,千机伞擎在手上,额头一滴晶亮的汗珠将坠未坠。

“少天来了?”笑意盈盈地开了口,客气、礼貌与热情之间的分寸把握刚好。

黄少天愣了,手里一松让小龙咬了一口,手背上沁出些血珠子。

叶修脸上的表情如此熟悉,那是他到死也不会忘记的,他第一次看到那张面具下隐藏的面孔时,他所见到的标准笑脸。

笑在脸上,不在心里。

他艰难地开口,说了些不知所云的客套话,转身告辞。

出营寨大门时他与苏沐橙擦肩而过,听见女孩压低的声音。

她说,你别怪他。

他之前,提前给自己下了“冰封”。

很多上古的术法流传到现在都只剩了个名号,有的甚至连名字都已消失在时空里,有知者甚少。

但是偏偏蓝雨的队长是个爱读古籍的术士,偏偏黄少天是个冰系精通。

所以他恰好知道了,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词语的含义。

诅咒常常是用于别人,但总有那么一小部分能用于施术人自己。

冰封,通过诅咒使人处于被封印状态,但对其他的封印来说又算得上是一种保护。一朝解冻,天下皆春。

常有人用度过某些危险期。只是唯一的缺憾是,它的后遗症,会冻住另外一些东西。

比如记忆。

当真好算计。一个上古诅咒,反而就嘉世的阴谋将计就计,隐忍一时,然后一举击破。

不愧是叶修。

黄少天几乎要站立不住。

他想起那一段日子里的相拥而眠,吵架拌嘴,以及那个早安吻,轻轻拂过发丝。

当他的眼神如此温暖而真诚,是否还记得自己将会被冰封成碑?

一个人是要有多残忍,才能噙着笑,眼睁睁地看着他这一场闹剧?

他曾一度以为自己将水中的月捧在了掌心;而当他抬头仰望,依然是一泼清泠泠冷冰冰的月光。

叶修并没有觉得那次见面有什么不妥。当他的封印解冻,斗神归来之时,他就已经忘记了冰封这个词的含义。他只觉得蓝雨最近大概事务繁忙,他们的副团长很久没来挑战了。

偶尔,也会有些想念那个聒噪的家伙呢。总是吵吵嚷嚷,尽管用了敬语总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行礼时眼睛都滴溜溜地乱瞟。

不可否认,是个讨喜的孩子。

叶修一向想到做到,第一天想起来这事第二天就背着千里伞上了蓝雨的门。

迎接的喻文州笑容可掬:“叶神怎么有空光临了,是来找少天的吧?可惜少天出任务去了,要不您改天?”

被客客气气地灌了一肚子茶水,叶修在喻文州的搀扶下走出营地。

“文州啊,嗝儿,”叶修打着嗝,双手紧握住喻文州的手,“我跟你说个秘密,嗝,吧,关于少天的。”

一双耳朵顿时竖了起来。

喻文州面容肃穆,“您讲。”

“其实吧,你看是这样,当初我和你们前队长魏琛相熟,他告诉我少天其实......”

一颗子弹嗖地自伞端枪口射出,半分不差地射中了营外一截树枝,连带着是重物坠地的“嘭”声。

“......其实少天不是他亲生的。就是这事。”叶修收回千机伞,笑眯眯地冲外面说:“黄少天,逮住你了。”

黄少天狼狈地在空中打了两个滚才避免了脸朝下着地的悲剧。他急急惶惶地想要解释,却不知如何解释,说的尽是些他自己也不明白意味的胡话。

“好了好了,”叶修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就是不想见我。”一句话说得轻描淡写。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不想见你!黄少天急急忙忙地解释,却更加语无伦次。

我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你了。

“咳咳,我都知道,”叶修脸上露出些许古怪的神情,“不就是上次的粮食补给我们兴欣的提前到了多划走了半份吗?不就是渡河的时候抢在你们前面耽搁了你们和雷霆的交易吗?不就是派了几个人往你们这里散了点巨红龙的假消息吗?又没什么实质上的损失,小气什么啊?”

哈?这是什么玩意儿的神展开?

等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揪着叶修的领口在怒吼了:“你还干了什么!老实交代!!”团长呢?团长你听见没把这家伙就地斩在这里吧!卧槽团长你这时候怎么这么自觉地遁了啊我们还没到你想象的那种关系啊!

叶修反而又恢复了他那招牌的懒散而睥睨天下的神情:“没了啊,就这些。”信他的是虚空双鬼啊?!

“所以跟我们兴欣结盟吧,保证不坑你们。你看那几个小佣兵团,还不都是混得好好的。”黄少天知道叶修是指兴欣初期,与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佣兵团合作,凭着人多与叶修压倒性的个人尖端武力,居然就成了气候。

结盟吗?黄少天一瞬间有些恍惚。

结盟了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把营地靠得近一些,可以常常一起出任务而不用编造些生硬的理由去接近,也绝对不会再有像之前嘉世危机一样的事情发生。

真的可以结盟吗?

黄少天不敢再抬头,生怕有什么东西会从五官里溢出。

他捏出欢快的嗓音道:“可是我不是蓝雨的团长啊,我说话又不算数。”

面对叶修他从来不能够正常地思考。索性他不再思考,因为总有人替他思考。

他与叶修对视,端得是所向披靡,无所畏惧。


如果这个故事就此结束;叶修和黄少天成功get了“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lo主像是这么坑爹的人吗?!

虽然下面的剧情更坑。

下次见。【挥手泪】

评论(3)
热度(24)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