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云海之上 贰


其实我是来报社的。

听说最近严打所以只有肉汤。

就这样。

私设略多你又能拿我怎样。

******

“嘶——轻,轻点……等等,你——”

叶修的第一次他没齿难忘。那个时候联盟还没建立,所有人都只是开荒者,没人知道茫茫云海中究竟藏了什么。那一次他在云岛上遇险,还没成年的叶修被云兽在胸腹撕开血肉,鲜血浸染全身。苏沐秋赶来时便见叶修倚着那凶兽尸体,苍白一点点吞噬着脸上的颜色,身上的衣服被撕下大半全捆缚在伤口处,露出的皮肤也被染成嫣红的颜色。他的脚步一滞。

紧紧攥住却邪的手已经没有了挥舞的气力,叶修挣扎着回头,终于放松,身子几乎一下子滚落在地。苏沐秋上前扶住他,二话没说就撕开了粗陋的包扎,找出绷带开始给他处理伤口。叶修的胳膊挂在他的肩上,仰着脸给他挤出笑意,“沐秋啊,看哥多能干,这么大只的见过没?”

“闭嘴。”苏沐秋一句话把他堵了回去,“想找死我就一枪给你个痛快,单挑这种级别的东西,你是想把我气死吗?”

“这不是没死嘛。”昔日的叶修尚未褪去少年的青涩,闻言不禁有些讪讪。他不知道的是苏沐秋也并不是真气他不知天高地厚,像他们这样的冒险者常常身不由己,随时面对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他只是在忍耐,而几乎忍无可忍。

苏沐秋处理得相当细致,清理伤口时就疼得叶修一下一下地吸气,又不肯漏怯因而强忍着不叫出声,下唇咬得红艳几乎滴血。“给,”苏沐秋抬起一条胳膊横在他面前,“咬着。”

叶修有些惊讶,却也没有犹豫地张口咬住了。下一刻他便感到胸腹的伤口上灼烧般的痛楚齐齐涌来,下意识地尖利的犬齿便刺破了布料皮肉,挤出一股咸腥的血气。那创面本极大,苏沐秋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原则一口气洒上了药粉,痛得叶修近乎痉挛。“我说你,嘶——就不能提醒一声——”他松了口,正抱怨着,就看着苏沐秋俯下身,“你干什么?”

苏沐秋轻轻地,舔上了那艳红夺目的伤口。

凉凉的,入口处有些咸涩,接着极浓郁的气息冲入口鼻,在他体内掀起惊涛骇浪。他明显地感受到了叶修的颤抖,被咬在口中的闷哼显得格外诱人。

苏沐秋并未失去理智。他转向伤口边缘,用心吮吸着苍白与鲜红的交界,舔舐着那些血渍。麻痒与痛楚交替着传入叶修的神经,紧绷的身体近乎痉挛。他不敢挣扎,苏沐秋将他的身体扣在了原地,仰躺的姿势和伤势让他使不出半分力气。“苏沐秋,你他妈的干什么呢?!”

“你很紧张吗,叶修?”苏沐秋没有正面回答他。他的手扶在叶修的腰间,说话间已经扯开了叶修破烂的衣衫遮蔽,露出因失血而更显苍白的腰肢。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和战斗使得冒险者的身材完美得像是艺术品,又衬着鲜红的血液渲染,加上叶修试图逃离的扭动,让苏沐秋的目光一点点暗下去。

“你很紧张,你的身体紧绷着,只要一个微小的弹动就会全线崩溃。”

苏沐秋缓缓地陈述着事实。他一直在吮吸着那干涸的血渍,并将完好的肌肤舔吮得如滴血般红。索求的唇舌向上移动,渐渐靠近胸膛,离开了伤口直逼要地。

“你……滚开……”叶修实际上被按在了下面,身下是云兽硕大而尚温热的躯体,柔软,散发着腥臭的气息,像是孕育着什么的温床。他徒劳地挣扎,不自觉地发出如小动物的呻吟。

然后他感到一阵巨大的刺激袭来,几乎使他弹起。苏沐秋隔着薄薄的衣料,准确地含住了一边的突起。

这是一场一方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博弈,尚未结束的唯一原因是弱势的一方坚持不肯放弃。血气方刚的少年脸上开始泛起不正常的潮红,掩盖了刚刚因失血过多带来的苍白。苏沐秋放弃了手上的攻势,两只手都用来禁锢住叶修,而一心一意地施展着唇舌。他耐心地舔湿布料,厮磨乳首,让红点透过半透明的布料颤颤巍巍地立起。尖利的犬齿带来轻微的刺痛,压迫着数以亿计的敏感神经,又挑起更多的奇异快感。齿尖用力,撕破衣衫,让已被濡湿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娇嫩鲜艳迎接微凉的清风拂拭,叶修抬眼模模糊糊地看见殷红,恍惚间还以为自己沁出了又一滴血。

他身上的挣扎无效,嘴上起初嚷嚷着反抗,到现在也干了口舌。苏沐秋完全不理会他的反应,从始至终保持着胜券在握的高高姿态。叶修渐渐明白这不是玩笑,不是他们平日的胡闹,口气里渐渐多了分软弱的成分:“沐秋你停下!放开我!”

“放我起来,我还有伤……”

“喂你别在这里干这样的事情!这是战场啊!回去,伤好了再做,行不行……”

他近乎软弱的恳求,让苏沐秋终于肯抬头正视他。

“叶修,”那个人的唇角上沾着他的血,眼神冷静残忍得像是看待一头待宰的羔羊,“你在感到慌张。为什么?”

“为什么呢?”像是自言自语,却步步紧逼,一点点靠近他的脸庞。

“因为你想要隐瞒事实。”他直接给出了答案,没有理会叶修目光的闪烁。“因为你想要我继续,你在惶恐因为你发现你的身体背叛了你,你的理智在厌恶但你的身体在迎合。”

冰冷的真相,一点点碾压少年的神经。“你对我有感觉。你想要让我接着做下去,就是现在。”

“你,想要和我这样地在一起。”

温和的唇瓣贴上来,接着是猝不及防的疾风骤雨。血的气息浓到可怕,咸腥让叶修几欲作呕。苏沐秋的舌在他口中掠夺着,带走了他苦苦支撑的意志,他分不清自己的与他人的口舌,只感觉什么湿滑的东西有力地搅动着,像是将热与生气传递进了他的身体里,一粒火星点燃一连串的硝烟肆意。

一个吻让他头晕目眩,被放开了也毫无察觉。直到他感到身上的伤口被绷带温和而有力地缠起,他以为这是结束。

当时的他还天真,不知道那才是噩梦的开始。

那个纠缠了他一生的噩梦,正悄然将他吞噬。

有过冒险经历的人常常都睡眠很浅,但很少有人知道叶修的睡眠不稳来自于他接二连三的噩梦。

有一次他被惊醒时正碰上一双深沉的眼睛,常常是乖巧而不善言辞的后辈那一刻神色的深沉几乎以假乱真。

你后悔吗?

你这样的选择,值得吗?

听到这样的问话他笑了,轻轻地给了对方一个安抚性的吻。

他不回答,而双方早已心知肚明。

—他把你,硬生生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我知道,但我这辈子,就没干过后悔的事。

TBC

想了想还是蹭上了tag,,不要揍我。

评论(23)
热度(47)
  1. 君十二Easta_Lee 转载了此文字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