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Decade


说好的点文,,原谅我拖了这么久。

以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也不知道该艾特谁了,,,手机版艾特太麻烦抱歉,,意思意思
@可堪红尘醉卧 @踏雪无痕 @王莫留行君不笑

原梗是小队长穿越到十年后。

严重ooc预警。

******

"I don't know!No!"

喻文州从转角处转过来就听见这么一句吼,略带些青涩的少年声音和生硬的英语让他有点好奇,而下一句果然证实了他的猜测,“操,哥听不懂你!说人话啊!”

果然机场这种地方碰见国人的几率比较高。喻文州远远瞥见是免税店的收银处,打算过去帮帮忙,毕竟都是中国人。然而不知怎么他觉得那个年轻的身影有点眼熟。

等到走到近前,那种感觉越发强烈。他定定心神,开口,“请问……”

剩下的一句他张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少年转身,眉目里还带着点焦躁,更显稚嫩,但是听到了熟悉的汉语,显然更多的是惊喜。

喻文州眯眼。他换用了肯定的语气,一字一字吐出,“叶秋。”

不是叶修。不是那个同胞兄弟叶秋。

是十年前的斗神,是一人创造嘉世帝王朝的,叶秋。

“你的意思,是你在车上打了个盹,醒来就在这儿了?”喻文州一下一下敲打着面前的桌面。尽管他在看见这位小队长的第一时间做好了一定有什么奇怪事情发生了的准备,但是这样离奇的经历还是明显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这家伙是穿越了吧?

“说起这个,你怎么知道我是叶秋?”少年叶修的神色里还是带着些戒备。尽管沟通没有了障碍,他显然还是没有适应这陌生的环境。

“这里,”喻文州的手越过桌面,指向他的胸前,“嘉世战队没曝光的唯一队员,加上声音,我只是试一试而已,没想到侥幸蒙对了。”他言辞诚恳目光真诚,压根就不像在胡扯。

叶修其实还抱点怀疑,但显然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合适的理由,毕竟他还没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十年后。得知这样的信息他略感放松,向后倚在靠背上,“你也玩荣耀?”

看到这样怀疑的眼光喻文州并不意外,他现在的打扮更像是出国的商务人员而不是一贯认为的不务正业。略微思考了一下,他微笑着回答,“闲暇的时候放松一下嘛,毕竟是现在最火的游戏。”

“所以……现在是哪里?”叶修终于问出了关键。莫名其妙地到了个说鸟语的地方,想也不用想一定不在国内,他也大概知道了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形是什么情况,他迫切想的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去。

“欧洲瑞士,苏黎世国际机场。”喻文州悠哉地看着叶修的脸色一点一点地狰狞起来,突然觉得实在有趣。他可以说是仰视着叶修成长起来的,记忆中一直是强大而无畏的斗神,就算状态下滑、退役了也能卷土重来,哪里见过他如此年轻气盛又稚嫩青涩、气急败坏又强作镇定的样子?他的脸上一直挂着温和有礼的微笑,恰到好处的热情有不会让人觉得殷勤。

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坐着,喻文州耐心地搅动着面前的咖啡,看着叶修脸上风云变幻。他好心地出声提醒,“我的飞机在一个半小时后,可能不能陪你太久。”

“算了。”叶修咬牙,“总有回去的方法,哥懒得操心了。”他开始四处张望,“我说你是来干什么的?出差吗?”

这样一个少年在自己面前自称“哥”多少有些奇怪,但喻文州觉得再正常不过,反而觉得,嗯,可爱?

“嗯,算是。”他点头。出征荣耀,怎么着也得是公差吧?

“你荣耀玩的怎么样?”问完这句叶修自己也觉得不对,又补道,“什么职业?”

“术士,”喻文州随意道,“只是随便玩玩,当然离大神差的远。”他的笑里带着几分促狭之意,让叶修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年纪还轻,脸皮还没磨出来,自然不是喻文州这种人精的对手。“术士吗?也挺好的,要注重节奏。我倒认识术士玩得不错的……”

他绞尽脑汁地维持着不让话茬断了,喻文州在一边看得饶有兴味。他开口,“你觉得以后荣耀的发展会怎么样?”他很想了解当时叶修的想法。

“荣耀吗?”明显看出叶修眼中一亮,“当前是前途无量了。联盟刚刚成立不久,联赛现在正在风头上,况且,”他顿了一下,话语中的骄傲之意显露无遗,“有哥这种天才,怎么可能不发达。”

这才是那个叶秋,当年兼具锋芒与神秘,风头尽出又低调隐忍,人都当他多么大神,也只有圈内少数几个与他极相熟的才知他的底细。——原先喻文州以为只是心里惫懒,现在才发现他也有藏起来的骄傲。

这才是个真正的年轻人嘛。喻文州抿着咖啡,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是真的吗?他记得当初还是听苏沐橙说的,但却没亲眼见过。他有点期待。

对话又进行了一会,喻文州站起身,“想不想喝点什么?我请。”

“随你,”叶修早就放开了,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活脱脱就是现在的翻版,“不过不喝酒啊。”

“好。”

喻文州向吧台走去,一会端了两杯鲜艳的液体回来,一杯被推到叶修面前,“尝尝。”

“什么玩意?”叶修有点好奇。

“Vodka,”喻文州口中快速地划出一个单词,“果汁而已,没问题的。”

叶修半信半疑的尝了一口,确实没什么酒精的味道,只是甜味浓重得过分。

“不怎么样。”皱着眉,叶修还是一口气灌下了半杯,他也确实有点渴了。

喻文州的笑意更加鲜明。

他开始看表,同时与叶修闲扯。

五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

喻文州觉得,让脸颊红彤彤的少年叶修这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似乎是个错误。

看起来……好可口啊……

叶修这个时候早就醉的云里雾里,但还强撑着没倒下。他哪里知道厉害,起初只是觉得困,到后来就开始胡言乱语。

“烟……来,给我根烟……”

喻文州有点不开心。他不知道叶修这么小就有了烟瘾,但是还是耐着性子,“未成年人不准抽烟。”

“谁说我未成年?哥早成年了好吗!你看仔细了!”叶修梗着脖子在那里嚷嚷,一只手在兜里摸索,还真让他掏出了身份证,啪地拍在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偏头一看,乐了:还是叶秋的那张呢,到十年前刚满十八三个月。

他故意逗着叶修,“哪里成年了,还差一年呢,算错数了吧小同学?”

叶修果然懵了一下,摸着身份证又看了一遍,开始扳着手指头数数,数着数着就乱了,丧气地趴在桌子上。

他嘟嘴的样子在喻文州看来可爱无比,忍不住伸手过去戳了戳。少年的脸颊上还没那么多肉,红红的,有点发烫,并没有什么挣扎反而一脸任人揉捏的样子。

真好。

喻文州注视着这个快要酣然入眠的家伙,轻声呼喊,“叶修?”

“叶修,你想知道你自己的未来吗?”

他想大概这时候叶修已经听不见了,于是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把一切都说出来,从三年王朝,到挫折退役,到再付出崛起,所有经历浓缩成一个传奇。

就是这个人,照耀了他前进的道路。

“你是一个天才,无人能超越的高峰。”

“或许你会经历一时的低谷,但你一定不会放弃。”

“你的荣耀永远不会结束。”

“相信你自己,你不会后悔。”

他撩开对方额头上凌乱的发,轻轻地贴近。

他感谢命运给他这般神奇的经历,让他可以看到这个男人更年轻时、缺失了他的那一段光阴。

让他,更加沉迷。

喻文州回到登机口旁的座位时大家三三两两地坐着,还有些没从睡梦中醒来。他坐在叶修旁边的空位上,叶修裹着他的外套懒洋洋地问他,“干什么去了?”

“巧克力。”喻文州冲他晃晃手里的袋子,“吃吗?很有名的。”

他剥开了一个费列罗,递到叶修嘴边。叶修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下去,依然是懒洋洋的样子,“太甜了。”

喻文州突然失笑。

“干嘛?”

“没事,就是想到一点东西。”

喻文州一边微笑着,一边凑上前去,巧克力的香甜气息在唇舌间弥漫。

“这么多人呢,队长这么干不好吧。”

“国外,没事的。”

他们的路还有很长。

还有很多机会了解彼此。

或许是个梦,或许是幻觉。

而他们面前,是下一个十年。

END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有点困以及,,,

下次再补个喻叶好了QAQ



评论(5)
热度(42)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