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云海之上 肆

看文的GN们你们真的看明白了吗,,,我自己翻了一遍都觉得设定太乱,,不懂欢迎提问。先说一句之前的贰和叁都是回忆杀,,肆和壹的时间线不连贯,,,好吧我还是作。

以及再说一遍,这真的是一篇报社文。

貌似隔得有点久放个链接 : 叁  http://easta.lofter.com/post/32f5bf_18c9787

贰  http://easta.lofter.com/post/32f5bf_186ba0c

壹  http://easta.lofter.com/post/32f5bf_1824274

******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还是个小孩子。

他和一群人玩游戏,只有他从来不会输。

那个游戏的名字叫做踩影子。

后来他转过身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没有影子。

——他已经成了别人的影子,那里还会有自己的影子?

从梦中醒来时周泽楷的脸色不太好。他的身边空空荡荡,本应躺在那里的叶修不见了。

他悄无声息地下床,在操纵室门口停下。暗室里叶修站在操纵面板前,满屏绿莹莹的暗光映出一个孤零零的影子。周泽楷一言不发地走过去,从背后环住他。

叶修早听出他来了,顺势全身都松下来倚在他怀里。他只套了一件周泽楷的衬衣,赤着脚,白衬衣不太合身地在他身上晃荡着,下身还带着昨夜激烈性爱留下的痕迹。他有点累,但面上却没显出来,仍然是笑意盈盈的,“小周啊?”

“小周,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周泽楷皱着眉头,腾出一只手来直接在操作界面上点了几下。他的脸色一点点沉下来。

他们现在乘坐的是周泽楷的小型云舟,这是每个冒险者的必修课,而现在的航线图表示,他们迷失了。

“别那么丧气。”叶修看上去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周泽楷抬头看着他,眼神里是问询之意。

“好消息吗?”

叶修伸出手去,在操作屏上按下。

四周的遮光板一齐徐徐升起,一下透进来的阳光让周泽楷眯了眼睛。

“好消息是,我们来到了真正的云海。”

你见过真正的云海吗?在它还不曾有人类涉足,不曾被开发破坏殆尽的时候。

周泽楷清楚地记得他当初选择做一个冒险者,而不是进入执法局或其他更有保障的机构的原因。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包括队友,包括叶修。

而如今眼前之景与他记忆中重合,叶修背对着他现在云舟的观景台上,面前是一望无际的茫茫云海。

说是真正的云海,其实反而不是云。他们显然是经过了一个未知的云岛,云岛上生满了大片大片的云心草。云心草是种奇特的植物,只有观赏价值所以并不受冒险者待见,但实际却也珍贵异常。它初生时只是普通的小草模样,渐渐成长开花结果,果实在成长过程中会逐渐膨胀,直至爆裂,爆出一团云絮。云絮密度略小于空气,被释放出来后会逐渐上浮,随风飘飞,最终汇聚在一起,形成所谓云海。

他们眼前这片云海极为壮丽,蔓延无边,由此可以想见云海之下的云心草原是何等光景。叶修早操纵了云舟缓缓下降,堪堪漂浮在那片云海上,伸手就能揪下一团云絮。周泽楷走过去,陪叶修一起趴在观景台边,看着叶修一片一片撕下云絮,再扬手将它们送出去,渐渐地融回云海之中。

“吃吗?”叶修捏着一团蹭蹭周泽楷的脸颊,“棉花糖,甜的。”

周泽楷扑哧一声笑了。他也放平了心态,反正着急也出不去,不如专心地看看风景。他们身边的云絮构成卷云的形态,一团一团地簇拥在一起,洁白而美丽。远处的云絮渐渐稀薄,舒展开来丝丝缕缕的悬浮着,又有层云和舒展开来的片云,错落地分布着。天色已近黄昏,将云海边缘渲染成明亮的橙黄色,柔和地笼罩着世界,美丽得使人窒息。

有传说,当为心爱的人亲手载下一株云心草,种子就会布满庭院,云海将保佑世上的有情人。周泽楷突然觉得等待不再那么煎熬。

因为身边的那个人。

“再等等,我们就能看到落日了。”叶修百无聊赖地倚在栏杆上,“小周你见过云海上的落日吗?那美得简直不像话啊。”

周泽楷略一思索,“见过的。朝霞。”

“朝霞?”叶修一下子就明白了,“你说嘉世岛东的朝霞岛?”

朝霞岛是嘉世旁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云岛,唯一的利用价值是旅游。它的表面,三分之二的面积都被一种奇特的云心草覆盖,形成自己的一片小云海。之所以奇特,是因为它们的云絮鲜红耀眼,形成的云海蔓延如霞,又被称为朝霞云心岛。

“那算什么啊。”叶修突然笑了,笑得毫无根据,“那种东西,红得一点也不吉利。”

周泽楷仔仔细细地盯住叶修的脸庞。那个人的脸上被斜光映出金黄的绒毛,眼睛里却是暗的,笑容里带着说不尽的苍凉。

他心里一动,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刚刚成为轮回队长不久时与新队员江波涛的一段对话。那时他一心提升自己的实力,反而是江波涛的消息更灵通,知道的比他多出许多。

——你知道在我之前,有谁枪使得最好吗?

——我知道一个人,他被称为真正的神枪。

——他比我强吗?

——嗯,他是枪系全能,天才。可惜英年早逝。

——这样的人,也会死?

——其实杀死一个天才的方法有许多,更何况一个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天才。但是这个人死的比较特殊。他是死于意外。

——意外?

——这只是联盟对外的说辞,事实上是有许多疑点的。联盟里的资料记载他是在独自驾驶云舟时癫痫发作导致云舟失控爆炸,尸骨无存。

——癫痫?怎么可能……

——很奇怪是吧?照理说患癫痫的人见不得刺激,怎么可能成为冒险者。但是他的家人没有否认。也有传言说他确实对于鲜血会有特殊的反应,但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吗……

——现在过去这么多年,人们大多不记得他了。但是有一件事没有人不知道,尽管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们之间有联系。

——什么事?

——嘉世旁的那个朝霞云心岛你知道吗?它是最近几年里才出名的,因为再早几年那只是一个小小的荒岛。

——你是说……

——他的云舟是在那岛上方爆炸的。有人说他出去是为了给自己的爱人收集云心草草籽,没想到发生这种意外。

——如果确实是这样,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

这样的浪漫凄美。

——其实我原本以为你会知道的,队长。我以为你对他的了解会比我更多,我所知道的都是道听途说。

——为什么?

——因为他的人际关系。你真的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吗?

——那个人叫苏沐秋,他是苏沐橙的哥哥。十年前,是他教会了叶秋用枪。

TBC

开头那一段用了《陈信言和她的影子》里面的梗。很喜欢那位作者虽然名气不大,,

剧情越来越扯了,,感觉再这么下去我可以去写伞周惹,,

评论(1)
热度(23)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