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茕歌

逐光纪设定。【好像不是特别明显,,

lo脑子有病不要在意【躺。

******

逐光纪元301年,5月23日。

孙哲平站在一块探出来的水泥板上。那块板子下面是一小堆废墟,就好像站在山顶上眺望那样。

“我说大花,”细细的声音从他有点破旧的外套口袋里传出来,“你今天还要出去吗?”

哒哒哒哒。随着声音一只巴掌大的蜘蛛从那里钻了出来,沿着衣服褶皱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实际上它并不像是一只真正的活物,倒像个折纸的玩具,身子和八条长腿都是纸苍白的颜色,背上却画着朵粉红色的小花,显得有些滑稽。

“什么大花,”孙哲平皱眉,把它从肩膀上拎下来,“我叫孙哲平,听见了吗?”

“哎呀知道你叫孙哲平啦,”纸片儿蜘蛛被拎在空中,几条细腿张牙舞爪地晃悠着,“大花多好听啊。”

它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孙哲平一巴掌拍扁了,变得四四方方的一块,像是叠起来的苍白的纸。孙哲平把纸一层层展开到有一米见方,铺在面前的水泥板上。“当然要出去。”他对着纸片儿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纸片儿嘣地一下弹开了,伸展出八条长腿来—— 一只更单薄了的机械
蜘蛛。还是细细的声音,“那就叫你大孙?大孙我们还要去给小花找花儿吗?”

孙哲平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叫张佳乐,不叫小花。别随便乱喊。”

他试图跳上纸片儿蜘蛛,但结果是把可怜的仿生机器人一屁股压在了地上。蜘蛛在他屁股底下吱吱乱叫,“啊大花你太重啦!你动作要轻点知道吗机器人也是有机权的!”

“……抱歉,但是我不叫大花。”孙哲平站在一边看机器人费力地把自己从水泥板上揭下来,“纸片儿你不如原来强壮了。”他这次轻手轻脚地坐了上去,盘腿坐在蜘蛛薄薄的身体上。一条细细的像纸条一样的金属臂探了出来,在他手腕处的接收仪上敲打了几下,“喏,生命监测给你打开了啊。”

纸片儿蜘蛛载着孙哲平在废墟上轻快地移动着。“我们现在在往哪个方向走?”孙哲平问,他对这向来不太感冒。

“这是东北。”纸片儿细细的声音传上来,“我们昨天是在北边转的,今天往东偏一点。”

孙哲平坐在蜘蛛上有点愣神。他盯着自己面前的光幕,可是那上面什么也没有。

“……大花,大花?”纸片儿把他从恍惚里拉了回来,“大花你想什么呢?想小花吗?”

这次的孙哲平没有再反驳它的称呼。他歪着脑袋懒洋洋地看着前方,“是啊,有点想他。”

“好久不见小花了,他怎么也不来看你呀?”

“他转到霸图军团去了,太远。”孙哲平摇摇头,“不安分的家伙。他还想着做到最好呢,也不肯歇歇。”

“喔。”纸片儿有点难以理解孙哲平透出来的复杂情绪,“那他还回来吗?”

“当然。我答应他了给他造个花园,他到了退役年纪就回来。”孙哲平拍拍身下的纸片儿,差点把它拍趴下,“所以给我加把劲啊伙计,要在那家伙回来之前找到足够的花,不然你会被他笑话一辈子的。”

但是花太难找啦。纸片儿委委屈屈地想着。进入永夜后植物几乎成了比黄金更加贵重的存在,更何况在野外,脆弱的花儿永远争不过乱七八糟的野草。但是它憋在心里,没说出来。

过了一会它忍不住又问,“小花很喜欢花吗?”

“当然。他那个人最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了,亮晶晶的颜色鲜艳的都喜欢,跟个园丁鸟一样。”孙哲平回忆。

“那你知道他最喜欢什么花吗?”

“最喜欢?”孙哲平给问得一愣,“可能是……烟花吧?”

“……那算什么花。”

“我记得有年他生日,正好我们军团里完成了个大任务,我拿了奖金就去买了一箱子烟花,雇了个人帮我一支支地放完了。我和他就在营地里看,你知道他当然多开心吗,把他高兴坏了。”

“听起来挺好的啊。后来呢?”

“后来?”孙哲平挠了挠头,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后来我就因为制造污染还影响信号传递让军团里狠狠地罚了一笔。不过也不算亏。”

“那一次我知道他就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很容易满足的。后来我就改送鲜花了,比烟花还贵,但是他喜欢就好嘛。”

“我觉得我想不出来烟花和你们平常战斗的光影有什么区别。”蜘蛛小声地吐了个槽。

“吱——”突然一下子孙哲平的手环响了起来,一个绿色的光点出现在光幕上。“哎呀,有植物!”

他们迅速地找到了这棵小小的嫩草,举着一个小小的花苞。

“我猜它长大后花是粉红色的。”纸片儿说。

孙哲平正捧着花下的一抔泥土,小心翼翼地把它立在了自己面前。“第六株了。还是第七株来着?”他有点记不清了。

“第七株啦。”蜘蛛纠正了他,“大花你最近脑子不太好用啊。”

这倒是实话。或许是被异形浸染的影响越来越严重了。

他现在算是处于战场的后方,异形已经全部被清扫过一遍的地方。尽管已经尽量远离它们,孙哲平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情况在一点一点地坏下去。

“我觉得我该吃药了。”他自言自语着。

“嗯,快到时间了。”蜘蛛正在往回爬,明显比来时小心了许多,“回家记得把我收好,别一暴走又要把我撕了烧。”

那时候孙哲平还不能适应异形基因在身体里的突然爆发,常常连药物抑制都不管用,把刚来的蜘蛛吓坏了。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曾经因为暴走伤过自己的同伴。

那真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孙哲平盘腿坐着,又陷入了奇怪的回忆里。盛开的花儿,灿烂的笑脸,青葱热血的年少,军团,战斗……都一点点离他远去了。

他无意识地敲打着蜘蛛的背,“纸片儿,放首歌。”

“我的播放器早被你砸扁啦——”即便吐槽着蜘蛛还是打开了歌曲库,“好久没更新了,你要听什么?”

它没等孙哲平的回答,直接打开了随机。

“杳杳飞花 散落天涯

让那些白骨 别忘了回家

清明灞上 牧笛悠扬

催行人断肠 又泪如雨下”

“等等,换一个。”孙哲平有点烦躁地拍在蜘蛛身上,“你那里为什么会有这种歌,张佳乐塞的?太悲伤了。”

“我也不知道。”蜘蛛回答着,迅速切了歌,“这首怎么样?”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

“……算了你还是关上吧。”

他们都不再说话。

孙哲平突然很想很想张佳乐。

——有你在的话,我就不会这样悲伤,仿佛连哭泣都是种奢望。

孙哲平在自己的小屋前开辟了一块小小的平地,现在里面长着六株小小弱弱的花儿。

今天他带来了第七株,小心翼翼地栽进泥土里。水壶就在一边,他顺手拿起来给花浇水。

“喂喂喂!”蜘蛛没来得及阻止他,“刚刚下过雨,泥土还是湿的!这个样子她们会淹死的!”

“怎么会,”孙哲平无所谓地把水壶放下,“多喝水对身体好的。”他记得他原来常常这么提醒另一个人。

“那不一样好吗?!”

天色昏暗得可以。实际上进入永夜人们已经很难借助光线来判断白天黑夜了。孙哲平坐在他小屋门前的水泥板上,凉飕飕的风吹着他。

哒哒哒哒,缩小了的蜘蛛又爬了过来。“小花什么时候会来?我有点想他。”它委委屈屈地蹭着孙哲平的肩膀,让自己显得像个宠物一样。

“不知道。但是他总会来的。”他还要给他建花园呢,等张佳乐退役了他们就一起住在这里,每天有蜘蛛给他们煮蘑菇浓汤。

或许到时候那家伙就比自己老得快得多了。异形的寿命比起人类要长许多,如果不是受伤,他大概可以比张佳乐更晚退役。

可惜霸图军区离这边太远,不然还可以去现在看看他。孙哲平有点遗憾地想。蜘蛛不许他出远门。

像个操心过头的管家。

“大花你该睡觉啦,十二点啦。”蜘蛛贴着他的耳朵边吱吱,“小花说原来你总是这个时候催他睡,现在他也要我监督你。”

“喔。”他转身,走进了小屋。

孙哲平躺在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睡前他没有忘记把蜘蛛叠好放在桌上。

嘣。过了一会一条细细的腿弹了起来,接着是两条,三条,八条。

蜘蛛哒哒哒哒地爬下桌子,接着又爬上了墙。它伸出细细的一条腿,往墙上挂着的电子日历上戳了几下。

逐光纪元301年,5月23日。

接下来它爬下墙,飞快地爬进了花园。选了一株离得远一点的花,小心翼翼地挖出来,放在背上。

“纸片儿你告诉他以后别老浇水了,”花儿用绿色的金属叶子戳着蜘蛛,“我的根都要锈了。”

“他记性不太好,我也没办法。”蜘蛛回答,“你到哪边?北边行吗?”

“随便你啦。”

花儿在一小片裸露的土地上被放下来,自己把根扎进了土壤里。

“晚安,纸片儿。”

“晚安。”

做完了这一切蜘蛛又哒哒哒哒地爬了回去,在门口抖掉泥土后沿着桌腿爬上桌面,把自己叠回成一块方方正正的纸片儿。

纸面的最上层是一朵用粉红色蜡笔画出来的小花,看起来就像是一封未拆封的情书。

END

对不起我又意识流了【泪。

有看不懂的可以问我。

其实开始想推荐的BGM是 伶仃谣 ,,,后来百度发现那首歌的题材是赶尸,,,完全没听出来!!不过很棒的说听听也没差啦_(:_」∠)_

蜘蛛和花儿都是萌哒哒的居家机器人~大孙私设是半异形,比较不稳定所以需要远离异形战场静养。至于乐乐……去对照一下时间表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茕歌的意思就是一个人,孤单的歌。

评论(7)
热度(25)
  1. 默陌莫末Easta_Lee 转载了此文字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