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慢性死亡

未完试阅。

重生梗。

特别矫情,可能造成阅读不适,慎入。

推荐BGM:死了都要爱

——我们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了更近一步地走向那不得不面对的死亡。

01【有些奇迹 即使相信 也不存在】

叶修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当梦醒来时他不知道自己是活过一生寿终正寝的叶修,还是十四岁仍然懵懂着的叶修。

“哥,哥?你没事吧?”抬眼,旁边是一张相同的面孔,稚嫩的声音焦急地呼唤着。

“没事,”叶修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他已经记起来了所有,现在的两兄弟是在爷爷家的大院里住着,十四岁的他还没到离家出走的年纪。

他心中一股莫名的欣喜滋味悄然蔓延开来。人生在世总有诸多遗憾,能从头再来简直是三生有幸,尤其是某些人某些事——他笑着回应叶秋的关心,顺手拉了他一把提醒他小心一边的花瓶;他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他们俩就是因为打碎了这价值不菲的花瓶才被关了禁闭。

叶秋乖巧地应了,让他牵着向门口走去。

叶修突然脚下一个踉跄,险些再次绊倒在了门槛上。他不经意地回头。

没有丝毫征兆的,就连一丝穿堂风都没有,那青瓷花瓶就那么地从红木架子上咕噜噜滚了下去,碎成一地。

也把他的心一并撞得粉碎。

叶家两兄弟给关了禁闭,连带着小点。叶修把它搂在怀里打死不放,家里人没办法也就随他去了。

他心里隐隐有了些预感,但他却不敢面对。

他清楚得记得小点是怎么死的。如果他看住了它不让它上街乱跑,是不是灾难就可以避免?

他不敢说。

上午中午都好好地过去了。叶修心里放松了大半,最后抱着小点睡着了。

再一次被叶秋叫醒,他的第一反应是,“小点呢?没出事吧?”触手之内已经没有动物皮毛的柔软手感。

然而接下来面对的迷茫神情让他一愣,“小点?什么小点?”

凉意沿脊柱一点点爬上肩背。他故作镇定地回答,“咱家养的狗啊,叶秋你不记得了?”

—哥你闹什么呢......

—咱家,从来就没养过狗啊。

如堕冰窟。他止不住全身的颤抖。

不过是想改变命运而已,反而造成了消失吗?存在过的一切痕迹皆被抹去,连记忆也不留。

重生一场,他以为上天给了他蜜糖,蜜糖里却藏着砒霜。

如果已知命运却无法修改,只能被动地按照既定的轨道——

直到那一天他才明白了这切实的残酷;

“你好,我叫苏沐秋。”

02【只要你勇敢 跟我来】

“苏沐秋,”苏沐秋正站在狭小的厨房里洗碗,闻言扭头看向门口的叶修,“嗯?”

叶修的手在门框上因大力按压而略发疼痛,“我跟你说个事。”

那件上一世始终没能说出口,让他遗恨终身的事。

“我喜……”

嘭。

……欢你。我喜欢你。

那句话并没有完整地被苏沐秋听到,因为一只盘子从水池里滚落,碎了。

“你洗什么?”苏沐秋一边麻利地收拾着盘子的碎片,“想洗碗我欢迎。”

“没事,你听错了。”

叶修倒退着一步一步退回客厅,用墙壁支持着自己。

那一瞬间他想起那个花瓶。他仿佛走在了满地的瓷器碎片上,鲜血淋漓。

—如果那就算是改变了命运。

—感情的改变,算不算命运的改变?

—会不会,也带来一个人的消失?

“怎么了你,今天这么拼?”苏沐秋有些诧异地瞥了眼旁边的人,屏幕中的战斗法师昂首站在血泊之中,肆意张扬。

“没什么,今天有感觉而已,嫉妒直说啊。”叶修看上去毫不经心地敲击键盘,退出了游戏,“今天的任务我可是完成了啊,我先睡了。有点累。”

“随你,”苏沐秋挥了挥手,也不甚在意。

他不知道叶修躺在小床上,面对着墙壁双眼始终没有合上,听着有节奏的键盘敲击声彻夜难眠。他想就算有造物主也不可能违背世界的定理让苏沐秋在他眼前消失。

直到他死撑不住,昏昏睡去。

醒来时天才蒙蒙亮,他完全不知道时间,连滚带爬地从小床上下来,一眼瞥见苏沐秋窝在沙发上睡着。

太,太好了。

你没消失,太好了。

他几乎是扑到苏沐秋身上,拍打着他的脸颊,“苏沐秋,苏沐秋你醒醒,醒醒……”

“卧槽叶修你发什么神经!老子才睡几分钟你……你怎么了?”

被吵醒的苏沐秋愣愣地看着叶修从自己身上滑下沙发,背靠着坐在地上,一只手紧紧拽住他的手,手心指尖都是细细密密的汗。

“我跟你说个事儿。”

他感受着手上的力道一点点增大,直入骨髓。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我他妈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

一遍一遍,近乎呓语。

时间过去很久,久到少年都以为自己已经入睡。半梦半醒间他感到自己被拥入怀中,耳畔拂过低吟,“你说了那么多句,我得拿多少句来还呢?”

他听见那个他从未奢望的句子。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这般美好,不敢醒来。

03【凭感觉去亲吻相拥就会很愉快】

夏天的夜热得让人感到烦躁。

“做吗?”

当这两个字音从叶修口中吐出,苏沐秋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们做吗?”

叶修的表情就像是问吃饭或者打个boss那样轻松随意。“我蛮喜欢你的,你对我感觉也不错,我们为什么不试试?”他甚至耐心地解释。

“不,叶修我觉得你误会了一些东西,比如那个喜欢……”苏沐秋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我没说过我喜欢你。”

是啊,你说过你爱我。叶修安静地听着苏沐秋的语无伦次,表情没有变化,“我去洗澡。”

他转身就走。

苏沐秋紧跟着蹿进浴室,“叶修你听我说完……”他愣住了。

叶修正在脱上衣,宽大的白色T恤一半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露出半截细瘦白皙的腰身。

“我是说,”他咽了下口水,“你太小,我们现在就是正常的朋友关系,没有必要发展到那样的地步。”

“你比我大多少?”叶修打断了他的话,反问。他的T恤一直挂在身上,反而比完全的赤裸更加诱惑,“而且我说过了,我喜欢你,为什么我们不能进一步下去?”

他的声音明明一直很平静,像是叙述着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不你不明白,你将来会遇到很多人,你会发现现在你的想法是多么可笑,你会后悔今天和我在一起,你会拥有正常的生活,娶妻生子,寿终正寝。”苏沐秋还在努力,“我不能害你……”

叶修用沉默的淋浴回答他。

苏沐秋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叶修洗澡的那短短十分钟的。

他烦躁地敲着键盘,指挥着秋木苏四处瞎逛。

叶修从浴室出来时只穿了一件内裤,T恤被拿在手中,被熏蒸得微微发红的胸膛赤裸着。

“我刚才想了想。”

他来到苏沐秋的椅子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刚才说的那些话,”

“我一个字儿也没信。”

此刻的叶修眸子里藏着一头噬人的猛兽。

当苏沐秋被吻上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自己完了。

他苦苦压抑的情感,他费劲心力的隐藏,他建筑起的自以为坚不可摧的拒绝的堡垒一瞬间崩塌,汹涌的情潮将他淹没。

将两个人一齐淹没,再无翻身之地。

TBC


评论(3)
热度(21)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