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Never/ever 02



归档了下才发现我九月份差不多就一篇文,,我还把慢性死亡那篇删了。

于是差不多以后也是这速度了,,哭

把这篇正经的文捡起来慢慢写好了,脑洞就不乱开了。


02 神说,要有光

“就是......这样?”陈果面对着两个坦诚得无以复加的人,大脑有点死机。一个是刚刚退役的斗神,另一个是大财团的千金,无论哪个都不像是她那小庙能供养起的。

两尊大佛却毫无自觉。唐柔把登录钥塞进口袋里,揪下手上的白手套,“我原来学习过驾驶机甲,正好能帮忙。”不过,离那家伙,还差得远呢。

她瞥了眼懒洋洋地站在一边抽烟的男子,心里补充。

“帮忙?帮什么忙?把微草给挑了还是把我们酒吧给砸了?”陈果有点欲哭无泪,这姑娘到底知不知道厉害?“还有你,”尽管知道了面前人的身份,但原本的尊敬无论如何也找不回了,“你是什么打算?”


“打算?”

隐藏在烟雾后的表情晦暗不清,陈果听到他“嗤”地笑了声,“还用问吗。”

确实如此。

一切都那么地理所当然,不可抗拒地,将陈果拉进了那个她从未敢想象过的世界。

**

“我们现在是去哪?”

陈果需要不时小跑几步才能赶上那两个人的速度,战争的波及使本就属于城郊的地方人迹断绝,渐渐昏暗的天色生出荒凉之感。酒吧成了废墟,她完全不知何去何从。

“去取一件东西。”叶修走在最前面带路,“老板娘你没看见我现在连机甲都没有吗,都不好意思出门。”登录钥的银色外壳在他指尖反照着落日最后的光彩。

“你......”

是啊,他的一叶之秋,他的所有都被剥夺了。

陈果顿时不知怎么接下去,倒是叶修自顾自地说着,“我原来有个朋友,”

“那家伙可厉害了,也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吧。”

“当时大概是十年前,机甲技术初具雏形,一切都要自己摸索。他搞了个厉害的东西,已经做出来了,可惜......”

十年前?陈果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第三次能量革命?”

“是。”叶修走在最前面没有回头,“从那一年起联盟通过了3E能源规则标准,推行到所有机甲。当时我们的实验为了保证供能采用的是EG混合体系,与新标准不兼容。”

不兼容,意味着在战场上得不到及时的补给,一击致命。

“那......”陈果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她能想象那是多么巨大的打击。“然后......?”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叶修拉开疑似废弃的大楼的卷帘门,拿着小型手灯率先走入。

“然后?”叶修笑了,“那家伙倒是坚强得很。'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你能想象一个人说出那种话的样子吗?”

“不过总之他的辛苦是没有白费的,”灯光扫过灰尘,蛛网,堆积的零件。

“后来联盟里不是发布了并行结构吗?这样一来就能派上用场了。”

从下往上,不知名的亚光金属外壳泛出奇异的色彩。

那样一架近乎崭新的、威严的庞然大物,静默矗立,仿佛十年风霜只为等待这一刻回归。



啪。叶修甩灭了手中的灯,顷刻间被潮水般的黑暗吞没。

那样的黑暗中陈果听见叶修打了个响指,口气轻松愉悦。

他说,光。

一瞬间她以为叶修在开玩笑。

但下一刻光真的亮了起来,像是温暖的黄色雾气从头顶倾泻。陈果才意识到刚刚叶修并没有面对着那具机甲,在他此刻面向的方向,高高的杂物堆上,纤细美好的身影跃下轻盈落地,光线在面庞上堆积出阴影。

“来了?”叶修问道,就像一句“吃了吗”“还没睡”那样的随意。

“嗯,来了。”

“不走了。”


**

那一天,网络的另一端,一个名叫罗辑的少年在键盘上敲下了战术报告的发送键;

那一天,某个安逸了许多年的老将,带着自己的心血最终出发;

那一天,有青年坐上开往兴欣独立区的列车;

那一天,微草的新兵营正整装待发;

那一天,举世的重心便也只有那一个——

很久很久以后,陈果还时常想起那一刻,光亮起的那一刻,就像是一切的开端。

那个人,宛如神祗。

他说要有光,于是所有人都向他聚拢而来。


TBC


妈呀写完一看好像bg,,

请相信我严肃的cp观(个鬼)

很快大家就要出场啦~

评论(7)
热度(29)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