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楼传说



把前面修了下,一起放出来好了。好像有点烂尾抱歉。

物奥生设定,一点点周翔。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已经逝去的物奥。


**


“喏,就是这里,生物实验室五。”班长江波涛带领孙翔来到了他们的教室,“我们就在这里一直闭关到竞赛。”

“嗯,”孙翔点头,“不过我能不能问一句,为什么我们在生物实验室?楼上不就是物理实验室吗?”

“啊?”江波涛被他问得一愣,“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就是学校里的安排吧。”在心里默默地给孙翔贴上个“思维清奇”的标签,他尽职尽责地表示:“你自己找个地方坐下就好了,随便坐。”

孙翔抱着自己的一堆书,径直走到了实验室的后排。

他原本是嘉世一中的王牌选手,但是奈何嘉世被曝出曾经有作弊黑历史,今年被省协会禁赛了,他索性转来了省里著名的轮回实高。所谓闭关就是不学习高三课程,全力以赴备战竞赛,轮回方面特别腾出了实验楼给他们。

“明明可以在物理实验室,为什么要在这里......”孙翔还在纠结着这个问题。实验室的最后一排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书,大概是别人放不下了堆在后面的,他随手推开,开始整理自己的资料。正忙着,他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悄无声息地投下了一个人影。

“......”他猛地转身,看到一个帅哥站在他身后,迷茫地看着他。

“......”看着面前一幅被吓到了的表情的人,周帅哥想了想,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堆书。

“你要搬书?”

“......那是我的位置。”

周泽楷觉得,江波涛给孙翔的标签真是鞭辟入里。

他到是随和,把自己的书往边上一拢,“你坐那里就好。”

孙翔有点坐立不安,他到最后一排本意就是不想挨着别人坐,但是现在再搬走明显让对方不好看,再说,

他往旁边看去,周泽楷感受到他的目光,扭头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牙齿整齐洁白。

嗯,坐这儿......也还行嘛。

然而生活永远不会像孙翔想象的那样简单。

*

晚自习时间。

孙翔起身去上厕所。生物实验室在二楼,他之前打听了,男厕在三楼和四楼。

纵然做好了心理准备,推开门走出实验室他还是一个哆嗦。实验楼四层以下只有他们,走廊里的灯都是关着的,黑压压一片。他借着两边窗户里透过的光摸到楼梯口,正好看见两个女生手挽着手上来,走在他前面。

“哎,你知道我们楼上闹鬼的事情吗?”一个压低了声音问另一个。

“哎呀你也听说了?据说就在二楼的女厕里,最里面那个锁着的隔间,放着一双绣花鞋......”

孙翔还想再听她们说下去,但是两个小姑娘直直地上了五楼,孙翔还摸不清楼上的构造,最终拐进了四楼。

厕所里宽敞明亮,空无一人。孙翔站定,突然想起来刚才听到的。二楼女厕所......

他突然打了个寒战。实验楼外面是一片小树林,风吹得树叶刷刷响。

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问题,孙翔大步流星地往下走。走到二楼半他突然感到不对:三楼走廊里的灯亮了。

灯不是声控的,怎么自己开了?孙翔不愿意再多想,径自奔向生实五,推开门。

一股猛烈的寒气袭来,他愣住了。

实验室里空无一人。

怎,怎怎么可能?孙翔被空调冻得有点打哆嗦。实验室里的灯光亮如白昼,每个人的东西还都随意地摆在那里,就好像课间休息一样。但是外面明明没有一个人......

孙翔退回到走廊里,拉开门。走廊里显得格外黑,透过尽头的窗户是摇摆的树影。他想起来这一层是二层,那个女厕所就在他身后——

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

“啊——!!”

莫名其妙地被揍了一拳的周泽楷很委屈。

揍了别人一拳正忙着道歉的孙翔也很委屈。之前又没有人告诉他晚上集体去三楼练实验,都是那两个女生害的,讲什么不好,非讲鬼故事。还好周泽楷脾气好。他想了想,决定改天请对方吃东西,补偿一下。

实验室里因为有人在做光学实验只开了一半的灯,有些昏暗。孙翔环视一周,果然,轮回就是有钱,各种器材一应俱全,他顺手拿起旁边桌子上的某样。

“等等......”江波涛的提醒晚了。

“砰”的一声,钠光灯的灯罩砸在了地上,在他脚边滚了两滚。

孙翔:“......”

江波涛抱歉地笑笑:“没关系的,那个本来就坏了。实验室里大部分东西都年头比较长了,有些不能用的,你问小周就好。”

......不是说轮回有钱吗?

看着大家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孙翔想了想,最终来到了周泽楷边上。周泽楷正在给气垫导轨上的小车加砝码,看到他过来默默地给他让了个位。

孙翔支着胳膊看了十分钟,终于忍不住要问了:“你怎么不统计数据?”

“没开光电门。”

“为什么不开?”

“坏了。”

......他早该想到的。

周泽楷话锋一转,“其实,橱子里还有一套。”

“啊?”

“但是,也坏了。”

孙翔默默地给轮回的财政画了个赤字。

终于吸收消化了“轮回王牌周泽楷同学其实只是在无聊地拿着小车撞着玩而已”这一事实后,孙翔摩拳擦掌地把周泽楷挤到了一边。

周泽楷默默地让了位。

孙翔在一个小车上架上满满的砝码:“你看,这个是你们教练。”

周泽楷看着臃肿的小车,想了想,点点头。

孙翔又把一个完全没加砝码的小车放在气垫导轨的另一边:“这个是杜明。”

周泽楷看着如此单薄的身影,最终迟疑地点了点头。

孙翔得意地一咧嘴,放手。重量级的小车沿着导轨缓慢而坚定地匀速行进着,被挤压在中间的空车疯狂地来回碰撞——

周泽楷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杜明瘦小的背影,突然有点不忍心再看。

与此同时,他给孙翔的标签栏,“思维清奇”那一栏里重重地画了颗五角星。

然后,他的视线转移了方向。

孙翔感受到了他目光的转移,“周泽楷你看什么呢?”他顺着周泽楷的目光低头。

周泽楷想了想,决定说实话,“你有小肚子。”


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提一提气垫导轨这个神奇的物品。它是依靠轨道上两侧喷出的气体,与小车间形成薄薄的一层气垫,减少摩擦力。这也就意味着,它是会往上喷气的。

可巧孙翔今天只穿了一件白T恤,五十三件的地摊货,轻薄透亮易掀起。

孙翔愣了。

孙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肚子,愣了。

“我靠!”

于是周泽楷又被揍了一拳。

一点也不疼。周泽楷揉着自己的脑袋想,小肚子白白的,软软的,也蛮可爱的。

*

后来孙翔逐渐意识到,不是轮回穷,是他手气不好。江波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给孙翔的标签上又加了一条:新一代暗黑破坏神。

比如最初那个钠光灯,比如被烧掉的万用表,比如一碰就掉的凸透镜。

杜明和吕泊远恭喜他荣膺新一代破坏之神的称号,孙翔有点好奇那个新一代。吕泊远冲旁边指指,跑了。

孙翔扭头,看见周泽楷腼腆地冲他笑笑。

“小周当年可是在省城大学一口气烧掉了四块万用表,”方明华补充解释。

孙翔震惊了。果然人不可貌相,他还需要努力(好像有什么问题?)。

好在实验室里总是有备用仪器的,但是当备用的示波器也开始心率不齐时,孙翔陷入了深深的惆怅。

这时万能的江波涛适时地出现了。

“那个柜子里的东西都不能用,你刚来还不知道,”他指挥着孙翔从另一个柜子里搬出一台,一调,“好了。”

走之前又特意嘱咐一遍,“别再用那个柜子里的东西了啊。”

孙翔十分地好奇。他觉得江波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有说出来。

他来到那个柜子前,透过玻璃细细端详。没什么特别的啊......——等等!

孙翔看到阴暗的柜门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静静地躺着一个小小的、暗红色首饰盒。红绒布面,看起来十分老旧。

孙翔屏住呼吸,小心地弯腰凑上去。他突然瞄见首饰盒上方的玻璃上,慢慢地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他心跳加速。难道,这就是原因?他想到那台示波器上显示出的不规则的波动。

他猛地起身想要后退。

“砰”,周泽楷的下巴被结结实实地撞了个彻底。

周泽楷想,他下次要是再蠢到对孙翔的思维感到好奇,就让实验室里的电表全部烧掉好了。


*

孙翔痛苦地发现,轮回果然是一个可怕的世界。比如他们的课间娱乐,据说是由上届学长张益玮发明的,是大家一起往天花板上扔砝码,比谁能使砝码“恰好碰到天花板而没有力的作用”,并且乐此不疲。

其实这也没什么,更重要的是孙翔觉得这个实验楼里,不干净。

某天白天他们正在上自习,碰巧孙翔抬起了头。于是他看见前方两排处吕泊远身后,一个白色的光球升起,“砰”的一声,爆开了。

“啊!——”

对此周泽楷的解释是,大家坐的实验桌里都有电路板,大概是哪里漏电了。但孙翔一直耿耿于怀。后来连吕泊远都感到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担心我,十分感谢,我真的没事。”

谁担心他啊?!孙翔无法理解这些人。正常人可以对这种东西如此淡然吗?

后来他终于逐渐理解了轮回对电的淡然态度。那次他们在做实验,突然孙翔眼角的余光瞥见旁边的一簇火花,紧接着他面前的二极管就灭了。

“啊呀呀,小周又把插座拔下来了!”周泽楷拎着一个带着插座的插销,腼腆地冲他笑了笑。

吴启愉快地蹿到前面把跳了的电闸拉下来。

从那以后,孙翔也就扭曲地淡然了。

他尽力说服自己,但生活远不止如此。

*

后来孙翔和同学们逐渐混熟了。混熟的结果就是,他进一步地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暗无天日。

比如某天他去上厕所,在厕所里听到外面的嬉笑声,似乎有人在给他喊话。孙翔没有在意,轻松惬意地放完水,施施然走出来,傻眼了——他被锁在了厕所里面。

其实也不算是锁,厕所的门上并没有挂锁,而是门把手被用之前就绑在上面的铁丝和门框绑在了一起。孙翔勉强推开了一道缝,试图伸出手去解铁丝,反而被尖端划了手。

怎么办?孙翔有点颓废。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他又想起了二楼那双绣花鞋;妈呀,这是在三楼,楼下就是......他背后发毛,忍不住胡思乱想。

要是上天送给他一个天使来解救他就好了。

然后上天送给他了一个周泽楷。

看着孙翔从门缝里疯狂地控诉着同学丧心病狂整队友的行为,周泽楷理解地点了点头,仔细看了看。

就在孙翔以为他要下手拆的时候,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剪刀,大的那种。

——!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带着剪刀来上厕所!太可怕了!

有工具就是快,周泽楷干脆利落地把孙翔解救了出来,正当孙翔准备道谢时周泽楷握住了他的手腕:“划破了?”

孙翔低头一看,刚才被划到的地方洇出了血。“没事。”他甩甩手腕想把周泽楷甩开。

没想到周泽楷力气却是用得极大,一把把他拽到了水池边上,用凉水仔仔细细地冲了,转身又掏兜,摸出来一包卫生纸和一个创可贴,“擦干,包上。”

......周泽楷的口袋,好像小叮当啊。

孙翔有点出神。

周泽楷深沉地望了他一眼。

【劳资也是被逼的啊,翔翔你再和这群猪队友呆一段就会明白了啊】from周泽楷的内心咆哮

*

复赛很快就到了。轮回租了一辆大巴,把大家送去考试。在高速上没觉得怎样,一进市区车就开始走走停停,难受得周泽楷想吐。碰巧这时候后面吵吵嚷嚷的,“杜明快看!!”

后面俨然也是一辆大巴车,拉着一车学生,看起来说不定和他们是一样的目的,车头上是一行大字“H市交运,真情相伴”。

H市的话,现在的就是兴欣吧?江波涛想了想,找了张大白纸,上书“CPho”(注:中国物理竞赛),举到了车的后玻璃上。

很快他就得到了后车热情的回应。孙翔也好奇地凑过去看了看,这时交流的重任已经交给了杜明,依靠文字迅速地交换了诸如“住哪儿”“怎么吃”一系列问题。“小明写个手机号上去?”有人起哄。

“听说后面有杜明的女神?”孙翔已经把那群人的逗逼行为给周泽楷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看着周泽楷想笑又难受得笑不出来的样子觉得有点......难以形容。他正琢磨着那样的感觉,就听见后面的讨论扯到了他和周泽楷,“不如把小周的电话号码写上?校草魅力绝对无人可挡!”

胡闹呢?孙翔想也没想,窜过去就把白纸抢了下来,瞄了一眼才发现是空白。他气鼓鼓地坐了回来,结果又听到后面的声音传来:“翔翔叶神主动给你手机号要不要?”

“滚蛋!”

*

比赛进行得比预想得顺利得多。交上卷子走出考场的那一刻,孙翔突然觉得心里无比地轻松。在大学校园里他坐在栏杆上,仰头望天:“这样就结束了?”

他们苦学那么久,从题海中跋涉而出,只为这一刻?

“还早呢。”

周泽楷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他趴在栏杆边,仰起头认真地看着他:“还早着呢。”

明天还有实验考试。考完了还有全国决赛,还有国家队,还有国际赛。他们的征途,离结束还远。

他没有说出来,但两个人都心领神会。

是啊,还早着呢。

孙翔看着周泽楷,心情突然一点一点地飞扬起来。

他们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地方,或许最初只是怀着功利的目的,或许真正具有对物理的无上热爱,而他们最终聚集在一起,无论怎样物理已经成为他们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所有的知识,经验,情感。

他想起曾经从周泽楷手机里听到过的一首歌,陌生的语言在耳畔回旋呢喃——

你是我今生的传说。

他看着旁边这个即将陪伴他一起走下去的人。

你是我的传说。

我们的一切,都将成为传说。

END


脑洞一开始开太大但是写不出想要的感觉,,so sad

大部分梗都是实事!真的!

欢迎来聊~





评论(5)
热度(18)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