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造物者说01-02

修改重发。明天争取发03。


你们可不可以假装我没有断更过呜呜呜\(//∇//)\


伪星际科幻背景,机甲=账号卡,拥有独立人格。 神之领域=机甲人格所在的虚拟世界。


 


01


 


今天并没有多少有价值的新闻。


 


周泽楷将手中的报纸合上时又瞥见了头条硕大的标题:“斗神叶秋宣告退役,昔日劲旅何去何从”。


这并不稀罕。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被阅读完毕的报纸已经在他手中化为光华流淌的蓝色光点,逸散在空气中。他觉得有些无趣。


这里的空间向四面八方无限地延展开来。周泽楷抬起头,注视着他面前的这个人。对方显然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因而也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


就像是在照镜子。周泽楷想。他轻微地抿起嘴唇,歪了歪头。他看到对面的人也这样做了,并且对他露出一个微不可察的笑。就是像在照镜子,动作与神情都如出一辙,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也露出了那样的笑容。


就连容貌都是相同的。像是摆在镜子内外的精致人偶。周泽楷持续注视着对方,目光滑过线条刚毅的鼻梁与下巴。


“……果然我选择和你对峙是个错误的决定。”对方很快败下阵来,摸着脑袋沮丧地说,“人格元素拟合全部完成。”


“没有匹配项?”周泽楷的手指不自觉的收拢,握紧,旋即又放松下来,“你告诉过我那个人就在联盟里。”


“是你告诉我的。”对面的人目光变得严肃而锋利起来,“那是你的直觉。在这个世界里你是主导,所有的判断都是你做出的。”


换言之,你也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


“根据现在所采集到的元素点,我并没有发现可信度高的匹配项。”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他们之间的很多话并不需要说出口,之前的对话不过是一种象征意义上的仪式——比如现在,他明白对方的意思:拟合出现问题的原因不外乎两个,第一是他本身的判断有误,他要寻找的人并不是联盟的成员,这样他们需要改变调查的方向;第二则是他们的信息库太过贫乏,无法得到精确的结果。


他的直觉有错误吗?


“调查方向不变。”周泽楷睁开眼,结束了短暂的思考,“怎样增加信息库容量?”


“每具机甲都保存着驾驶者的原始人格数据,每个战队也都有完善的队员人格数据库,然而这些都属于机密中的机密。我尝试过入侵哪怕排名最末的战队也没有成功。只有一种情况下可以。”


“在正式战斗中打败每一具机甲,无论在现实中还是神之领域,判决胜负时失败者会受到系统压制,给我入侵的机会。”


“或者成为冠军。”那一刻你能够压制全世界。


周泽楷直视着对方。他在对面的自己的瞳孔中看到反映出来的自己,以及更小的瞳孔中的自己,无数多的他串联起来。“我明白了。”他说,然后突然笑了。


“决定战斗胜负的,又不仅仅是我。”


两个人都笑了。


你是一枪穿云,我是周泽楷。


决定战斗胜负的,是我们呀。


 


 

神之领域。


沐雨橙风在城市的废墟中穿行。这是一具纤细精巧的女式机甲,鲜艳的橙色在黯淡的背景中显得格格不入。


然而驾驶者并没有心思注意这些。她把速度提升到极限,被炮火击中的建筑物全部崩溃成光点逸散在空间之内。这种荒芜的被抛弃了的地图通常不会有人来,因此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加速,不需要在意任何造成的破坏——反正系统刷新还会把它们还原成原本的破败样子。在这样的速度下她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一个废弃的仓库。机甲下意识地举起肩上的重炮,最终却还是放下,换用手臂小心翼翼地撕开仓库封闭的大门,注意维持着整栋房屋的稳定,然后,进入其中。


仿佛闯入尘封的时光。


一具锃亮宛如崭新的机甲立在她面前,颈部微微弯曲,向她打了的无声的招呼。


“好久不见,沐雨橙风。”


“我回来了。”


 


 


“他在我们面前……崩溃了。”


大漠孤烟摇着头,似乎不太满意自己的措辞又一时找不到更好的替换。“崩溃成无数信息流,就像光点一样逸散开来,或者像烟花……没有声音,但是你在心里能清晰地听到‘嘭’的一声,在某个时间的节点他永远地……消失了。”


韩文清想象不出那样的场景,但他试在着理解自己的同伴:“你感到难过?”


“我们中的很多都是这样消失的,”大漠孤烟点点头,“毫无征兆,最初我们感到恐慌,直到少数人和驾驶者取得联系后我们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尽管一个人消失后另一个人很快会出现,但是他们完全不一样——不同的容貌,也没有记忆的传承,仅仅顶着相同的名字。”


“我感到孤独。”他说。


“你还有,很多队友。”韩文清试图安慰他,然而很快自己也意识到不同。


“他们不一样。”大漠孤烟看着他,“一叶从来没有变过,我也是。但是现在他不是了。我想我也快到时候了。”他直视着韩文清的眼睛。


“不用担心。”韩文清伸手想拍拍老伙计的肩膀,却只是穿过一片光影与虚无。他在空中虚握,和对方击掌。


“一叶之秋走之前和我们道别了,”大漠孤烟说,“他邀请我们……去看他离开的场景。这是我们第一次目睹机甲的消失。”


“叶秋提前告诉了他?”韩文清一愣。


“大概是这样。一叶之秋是我们之中最早学会如何与驾驶者取得联系的,他和叶秋的感情大概也是最深厚的。现在除了第一代驾驶者,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了,由于技术进步现在新生的机甲和驾驶者取得联系很难,很多人也对驾驶者并不感兴趣。他们经常有很多同期的伙伴。”


“不过说起来……有一件奇怪的事。”


“轮回的队长,是一枪穿云对吧?”


“在神之领域中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他……自从他第一次消失过之后。”


02


 

神之领域。


如果此时有机甲闯入这座破败的城市,来到这个不起眼角落,他一定会大吃一惊,陷入数据紊乱之中。


叶修此时正坐在盘腿君莫笑张开的手心里,他面对的方向上君莫笑的驾驶室敞开着,另一个“叶修”坐在那里。众所周知在神之领域中登录者会拥有自己的精神投射形象,所有录入数据的机甲也会拥有造型投射,并且在与操纵者绑定后接受人格融合产生人工智能。早期的人工智能都具有独立投射影像,但随着联盟机甲技术的发展,过于独立的人工智能成为了对操纵者本身的限制,于是人工智能的独立性逐渐被削弱,限制于机甲。有些早期机甲的人工智能会习惯利用机甲投射出自己的形象虚影来与别人沟通,比如韩文清的大漠孤烟;但现在叶修面前的,是另一个真正的精神投射——不是影子。


“我醒来的时候沐雨橙风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人说,“她猜到了你会重新启用我。她刚刚离开,在你进入这里之前。”


“那大概是沐橙上线了,”叶修耸耸肩,“她几乎没和沐雨橙风交流过。我觉得沐雨橙风一定是被吓坏了,是我的错,没有提前通知她。你还见到其他人了吗?”不,不是人,是机甲。


“沐雨说她在来时的路上碰到了几条小杂鱼,一部分被她解决掉了,剩下的直接被甩开了。但是我希望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在其他战队发现我们之前。”


叶修显然不太想赞同这个意见,“为什么?我觉得这里很合适你的锻炼,我暂时不想动。你会怕那些家伙?”他懒洋洋扭了扭脖子。


对方沉默了一会,转头。


叶修跟着他的视线转过去。仓库的角落里静静地直立着另一具机甲,原本光洁的金属外壳上蒙着薄薄的一层尘埃,像是在昭示着主人对他的抛弃。


“君莫笑,”叶修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喊出对方的名字,“我刚刚给你同步过这些年的数据库。”


“嗯。”


“沐秋他……不会回来了。”


“嗯。”


“还有秋木苏……他也,不会再醒来了。”


叶修的话说得有些艰难,如果没有被嘉世逼上绝路,本来君莫笑也没有再醒过来的机会,这点两人都清楚。同时叶修也十分明白君莫笑对昔日好友的留恋,然而——


“不,”出人意料地是君莫笑坚定地摇了摇头,“他可以醒过来的,我现在就可以唤醒他。你忘了你们之前做过的事了吗?”他看向叶修的眼神带着希冀,“既然你成功了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不是吗?”


叶修一愣。那件事……


尘封的记忆一一浮现,叶修竭力平静着自己的心情,“不,那和这性质是不一样的。那压根就不能算是成功——当时我们获得的是已经拥有完整的独立意识、甚至有了基本独立的人格的思维体,跟现在的秋木苏完全不同。像秋木苏这样,包括你,都只是驾驶者简单的意识投影,清档后就会完全消失;而当时的思维体,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是在作为一具机甲的意识体时得知自己将要被清档,为了存活才逃出来的。我不知道他是怎样产生的,那简直是一个奇迹——并且不可复制——至少现在单凭我无法复制。”


实际上他有意地略过了另外一点:当年为了给那个思维体找到合适的人造躯体,他动用了家族的力量。相当于一次变相的谈判,从此他自愿放弃了来自家族的所有帮助,并且不能给家族招惹祸事,直到他愿意回头。因此现在的他,有心无力。


叶修不知道自己的话有没有说服君莫笑,因为两人间陷入了沉默,君莫笑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他抬头,“那么那个人——后来成为了一个人的那个人——现在过得怎么样?你和他保持着联系吗?”


保持个鬼联系——叶修在心里吐槽,那小子过得呗儿好连自己是人造人都不造——但是这些他都没有表现出来,“他走失了,在人格建设尚未完全的阶段。他现在过得很好,看起来不记得自己的过去,我也就没有联系过他。我不想打扰他的生活。”最后一句话是实话,最初他和苏沐秋就是否要使用人造躯体将那个思维体保存下来这件事发生过激烈的争论,最终被说服的是对方。“那就先说好,”他记得作出决定的那个晚上苏沐秋恶狠狠地说,“需要补齐人格投影的时候你上,成功之后洗掉他作为机甲所有记忆,放他做个普通人。明白了吗?”


他当然明白。


“我明白了。”君莫笑点头,在自己的位置上坐正,接着向叶修招招手,“上来吧,我们的时间很紧张的。”


叶修笑了笑,沿着机甲的手臂跃入驾驶舱,坐在主驾驶位置。实际上一部正常的机甲为了保证整体的协调性从来都是为一人驾驶设计,驾驶舱内不可能出现副驾驶的位置——然而在这具名为君莫笑的机甲内,驾驶舱宽大和谐,主驾驶和副驾驶并肩,仿佛它最初被设计出来时就是这幅样子。


 


 

角斗场。


不过如此。周泽楷控制着一枪穿云收起武器,看着对面倒下的一叶之秋,把心中的一点不屑压下去。


“他还处于磨合期,你要体谅下这孩子,把人家打得这么惨也太不人道了。”脑海中一枪穿云有些戏谑的声音响起,不知为何让周泽楷觉得有些烦躁。“安静,”他说,“孙翔的人格匹配过吗?”


“你不会以为他驾驶一叶之秋才这么点时间就能拥有完整的人格模型吧?就刚刚采集到的那点数据还不够塞牙缝的。不过放心好啦之前我就给他做过配对,匹配率只有百分之三,你要相信我也不会想看到你的人格是以他为基础模板的。”


“嗯。”机甲转身离开角斗场,“我觉得他的实力还配不上一叶之秋,他的弱点太明显。”


“那倒也是,”一枪穿云表示同意,“跟叶秋比还有不少差距,真不知道嘉世那群人怎么想的。”


叶秋。周泽楷心里想着。最近他对这个名字最深刻的印象来源于对方的退役,那个人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了——等等。


“我跟叶秋最近的战斗记录时间?”他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给你查查,时间有点久远……四个月之前?”


“那次我输了。”


“额,我想是的……实际上你们的战斗你输过很多次。”


是的。就算赢过,当时的他们也并没有展开对人格数据的搜集。


叶秋已经沉寂了很久。


一枪穿云猛地明白了他的意思,“天呐!我们好像确实遗忘了他。来让我做个拟合对比……给我五分钟的时间,耐心等待,亲爱的。”


周泽楷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等待。他并没有抱着过多的希望,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思想提醒他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直到一枪穿云的声音响起。


“初步分析的结果出来了,百分之三十五。”

 

“哦。”周泽楷忽略了一枪穿云声音中不易察觉的颤抖,他知道匹配度需要在百分之六十以上才有深入调查的价值。


“不不不你完全弄错了我的意思……”一枪穿云激动地甚至有些语无伦次,“我刚刚用的是官方对外提供的信息,通常情况下这种程度的拟合匹配度不会超过百分之三……我是说,这个家伙大概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不说不定我们需要更多的信息来确认一下毕竟就这样还是太不严谨了……我们需要找到他!立刻!马上!”


周泽楷感觉自己被一颗僵直弹狠狠地击中了。


 

叶秋。


他在心里默默念这个名字,直到全身炽热地发烫。


TBC


评论(2)
热度(40)
©Eas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